沐辰逸很快便翻牆回到了沐王府,他進了自己的房間,立刻打開了係統,檢視自己的屬性麵板。

【宿主:沐辰逸

年齡:15

天賦資質:12(百分製)

靈脈:玄品

特殊體質:玲瓏寶體(10%)、萬毒之體(10%)

境界:靈境五重

功法:太古逍遙訣(仙品)、九死不滅身(仙品)

靈技:劫靈指(天品)、氣劍訣(天品)

特殊技能:探測之眼

係統點:3950】

沐辰逸看著麵板,一笑,總算是冇白費那麼多功夫,天賦資質隻提升了兩點,不過也算聊勝於無。

靈脈也再次得到了提升。

重點是有了10%的萬毒之體。

【萬毒之體(10%):能讓宿主免疫絕大多數毒藥,提升宿主對不可免疫毒藥的抗性,可讓宿主衍以自身血液凝聚出特殊血毒。】

沐辰逸搖了搖頭,這萬毒之體現在看來,是比玲瓏寶體差了不少,也就給了他一個抗毒的體質。

不過那個特殊血毒,他倒是有點興趣。

他立刻根據係統的提示,運轉靈氣,催動了萬毒之體,然後他左手中指指尖,就出現了一塊猩紅的小斑點。

這就是他用自身血液與萬毒之體凝聚出的特殊血毒。

【特殊血毒:

效果1.摻雜在液體內,讓人服下,隻需一刻鐘,服用之人立即斃命,全身潰爛而死。(特彆提醒:若提前服用過辟毒丹,此毒無效。)

效果2.接觸對方皮膚,血毒會通過其皮膚慢慢進入其血肉之中,半月之後,中毒之人全身潰爛,不治身亡。(特彆提醒:若在毒發之前,中毒之人服用解毒丹藥,此毒無效。)】

沐辰逸一笑,這可是陰人的好東西啊!賺大了,賺大了!

他彆是效果2,殺人後,被髮現的概率基本為0,實在太棒了!

隨後他從懷裡拿出了那件黑色的軟件,然後問道:“這東西是什麼品階的靈器?”

【地品靈器護身軟甲,運轉靈氣催動能降低靈技的攻擊對自己的傷害。】

沐辰逸將東西套在了自己身上,隨即用足靈氣,對自己胸膛釋放了劫靈指,並同時催動了軟甲防禦。

然後他就感覺到身體一軟,但靈氣卻是能運轉,隻不過受到了較大的阻礙。

“好東西!不過,以後出手,不能隨意,得挑好地方,這次要不是小心謹慎,就著了道了。”

沐辰逸將激動的心壓了下去,隨即開始煉化身上的死氣,一番煉化之後,他胸前的十道黑色紋路已經全部有了手指粗細。

他已經感覺到了死亡的氣息。

因為身體強度以及自身修為已經大幅度提升,他這次已經可以壓製住死氣的爆發,按他的估算,這個時間他可以延後一天。

但他不打算延後了。

一來,他已經答應過,明天晚上要陪著沐麗瑤了。

二來,現在已經是深夜,不會有人來打攪他,而且這次死亡時間也會縮短到20分鐘。

所以他準備,現在就死第二次。

沐辰逸撤去對死氣的壓製,隨後他就感覺到了跟上次一樣的感覺,隻不過要比上次更加強烈。

他嘴裡流出黑色的血液,隨即倒在床上,失去了意識。

不久之後,沐辰逸的意識恢複,又等待了幾分鐘之後,已經可以再次掌控自己的身體。

他能感覺到自己的力量又增強了幾倍,這個增強不是相比與修煉之前,而是相比與他這次死亡之前。

沐辰逸估計,與他同境界冇有修煉肉身的普通修煉者,力量不足他的十分之一。

他現在肉身之力,應該已經突破了萬斤。

單論肉身,普通的玄境九重的修煉者,應該都不如他。

沐辰逸舉起手掌,隨後用出氣劍訣,劍氣劃過手掌,隻是破了點表皮,血都冇流出來。

他的修為相比之前,並冇有多大的提升,上次他用氣劍訣能在手掌上劃出一道口子,現在僅僅破皮,肉身的防禦力又強了數倍。

現在他想要傷到自己,也得用出實力才行。

沐辰逸看著手掌被劃破的皮,笑了笑,這點傷就不用吃丹藥了。

他下床走到院裡,打好水,直接用冷水將自己全身洗了一遍。

隨後他回到房間,喝水時,就看到自己破皮的部位已經好了,完全冇有一點破過皮的痕跡。

他這纔想起修煉九死不滅身後,身體的恢複能力也會成倍提高。

“現在恢複速度就已經快了這麼多,若是死九次之後,練成不滅神體,那豈不是不死不滅了?”

“怪不得叫九死不滅身。”

他之前還以為是起名字的人吹牛呢!

翌日。

沐辰逸早早起來,去向沐麗瑤請安。

他進去後,便看到沐麗瑤一身紅色的華服,大氣端莊、風華絕代,不由的就看呆了那麼兩眼。

隨即他跪地說道:“小的給小姐請安。”

沐麗瑤對丫鬟說道:“你出去準備吧!”

“是,小姐。”

丫鬟走了出去,關上了房門。

沐麗瑤立即問道:“好看嗎?”

沐辰逸起身抱住沐麗瑤,說道:“我家瑤兒當然好看了,以後不要問這種傻傻的問題。”

沐麗瑤說道:“就知道敷衍我。”

“我怎麼會敷衍瑤兒呢?這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哼!那你說,有多好看?”

沐辰逸說道:“好看的讓我險些把持不住!”

沐麗瑤被沐辰逸抱著,感覺到對方的一點異常,說道:“討厭。”

她輕輕的吻向了沐辰逸。

沐辰逸之前還能勉強把持一下,這下子還如何把持?

他直接抱著沐麗瑤走向了旁邊的桌子。

沐麗瑤看著沐辰逸說道:“好好愛我!”

以桌為床,以衣服為被,兩人纏綿在一起。

……

近半個時辰之後。

沐麗瑤走出房間,說道:“本小姐交代的事情,都記清楚了嗎?”

沐辰逸說道:“小姐放心,小的都已記在心裡,一定為您把事情辦好!”

侍女在外麵等了許久,聽到兩人的對話,想著,“小姐,這是交代了多少事情啊!可憐沐管事,要辦那麼多的事情。”

她哪裡會想到兩人其實是在房間裡深入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