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傍晚時分,火車上的鋁飯盒盒飯也開始售賣了,今日有紅燒肉,口蘑炒肉,紅燒茄子溜魚片等,清雪輕笑著對著大家說“我去找嬌嬌去餐車吃飯大家有去嗎?”

“不了,不了。”火車上的飯不用憑票購買,卻有一些貴,大家還是有一些拮據的。

隻有安琪冇說話,在清雪走出去時拉住她的手“我和你去。”

“好呀,我們一起。”

安琪——我底偷偷守護我的女神,冇辦法她太單純了,明明長了一張看著很心機聰明的臉,咳!人不可貌相。

“嬌嬌,我帶了我的新朋友,以後我們三個就是好朋友了,走呀我們去餐車吃飯。”

莫嬌嬌身邊的人聞聲抬頭,看到來人露出驚豔的眼神,也讓莫嬌嬌心裡很不舒服,她又何嘗不嫉妒她的臉,為什麼好處都讓她一個人占了,怨毒的眼神一閃而過。起身走出來,挽上清雪的手臂。

“你好,同誌我是清雪的好朋友莫嬌嬌我倆也是同學,一直關係都很好,她很依賴我,既然你是她新交的朋友,那以後也是我的朋友了。”

時清雪看著她被挽住的胳膊,內心的小人不斷跺腳大喊“退!退!退。”

真是無語,關係好就好唄,在這跟她說那麼多,這是宣誓主權呐。這人一看就是個心機女,上次含沙射影說的話好像她是個知心大姐姐,自己捨不得吃,要分窩窩頭給清雪一臉的楚楚可憐樣,裝著彆人那麼多錢,也隻有清雪相信她借錢是是為了給她存著吧!家裡窮還能穿的確良的白裙子,肯定花清雪的錢買的。心機女。“我叫安琪。”不冷不淡的回到。

來到餐車,清雪說“安琪,今天咱倆第一次認識又那麼投緣,今天這頓我請客。”

一旁的莫嬌嬌眼皮突突跳起來,還邀請彆人,真當錢是給她攢的呐。忍住想想月底她父母還會寄錢來,花出去的再補回來就是了。

清雪要了兩份紅燒有肉盒飯,一份五毛錢,這一下就出去一塊,又要了兩瓶維他奶3毛一瓶也是非常貴,這一下子就出去一塊六,眼看著莫嬌嬌的臉色變了又變。雖說一塊六聽起來很少,但年代不同。

“嬌嬌我倆吃這個就好,你自己吃什麼,你隨便點,放心我不心疼。你要多補補你看你瘦的。”

“好,好。”莫嬌嬌心裡滴著血但外人在她也不好說什麼。但她指點了一份三毛的盒飯,她把這些錢看作是自己的,所以還是很捨不得的。心裡開始盤算怎麼才能騙清雪說這些錢已經幾乎冇有了,她可不想把她這十幾塊錢都花在她身上,到了她手裡的錢就是她的。

三個人各懷心思的聊著天,安琪是大口吃的解氣,反正不吃也便宜這個莫嬌嬌,不吃白不吃。

三個人吃飽飯,還了飯盒往自己車廂的坐位走去,火車上招呼聲傳來“明天上午十點左右到北省火車站,到站的乘客明天提前做好準備,明天上午餐車供應早飯。”

莫嬌嬌彷彿隻聽到了,明天一早還供應早飯的聲音,眼皮又開始突突,心裡想“還有最後一頓忍忍,為了月的的錢。”

時清雪撇了一眼,莫嬌嬌的臉色,心裡偷笑。明天還能宰她一次。到了位置笑著和莫嬌嬌告彆。

安琪牽著時清雪的手,抬頭看了她一眼“你陪我去趟廁所。”走了稍微遠一些,說道“雪兒,那個我糾結半天我覺得有個事我還想說出來,我覺得自己的錢還是自己收著好,放彆人那總歸是不好,不安全,我不是挑撥離間啊,你彆生氣,那個我......。”

“哈哈!小琪琪你是真把我當傻子了吧,謝謝你願意和我說這些,我以前腦子確實不好,識人不清,讓彆人騙走很多好東西,現在我腦子可清醒了,你也看到她身上的的確良裙子了吧,以她的家庭是絕對買不起的,花的誰的錢我能不知道,我借給她的錢肯定所剩不多了,又冇有借條,肯定不會還我,所以要裝一下小傻子能給她摳過多少先扣多少,你啊明天早飯一定多吃。”

兩人站在另一個車廂空地交談著,安琪回過神來,“我就知道,你這張臉長得明明就不傻啊,我還想你的美貌難道是拿智商換的,你說月底你家寄錢來給她也是騙她的吧,為了 讓她能摳唆出錢來!”

清雪敲了一下安琪的腦門“對嘍,你可彆拆穿我傻白甜形象哦!還去不去廁所。”

“哈哈,去啊,我也是真憋得慌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