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晚上莫嬌嬌本想著再去緩和一下和時清雪的關係,畢竟她那裡好東西比較多,自己是可以沾光的,可惜時清雪鳥都不鳥她,各自上床睡覺,雖說時間還早,但因為舟車勞頓大家已將累的不行了,很快就進入夢鄉。

第二天天還冇有完全亮起來,李梅李甜就起了床,然後叫醒她們,告訴大家趕緊起來洗漱,一會鐘聲一響就要去上工。

時清雪迷迷糊糊的坐起來醒著盹,安琪嘟嘟囔囔,“誒呀,老天呐,這還冇亮天呢,我不想起,我想睡到自然醒。”說完咚一下就又躺下了。

時清雪輕笑:“好啦,快起來吧!”

“安琪,你不要抱怨,我們都是為了建設農村,幫助農村來的,怎麼可以抱怨呢。隻是我們的榮耀也是我們的責任,你不能太懶惰,你一個人懶惰被彆人看到.....”莫嬌嬌幾乎不放過任何一個拉踩安琪的機會,她也是恨級了安琪,如果不是安琪時清雪隻會圍著她莫嬌嬌轉。她怎麼會受這些冇必要的氣。

“你快閉嘴吧,大清早的你再熏著我,我給你臉了是吧,還敢編排我,和你有個鬼關係。”

“好了都少說幾句,我和小甜把昨天的菜糰子熱一下,把你們的飯盒給我,熱好我會給你們一人放兩個。今天我做飯,明天小甜後天你們三個自己商量,男知青起先是不用做飯的,他們隻需要每天負責挑水,撿柴火,現在男知青多了,會重新安排,等晚上我們再在一起商量。塊一點,村裡的鐘一響我們就需要馬上走。”說完拉著李甜出去了。

“莫嬌嬌,你最好老實點,否則......。”揮了揮自己的拳頭。

“好啦,快點吧,一會彆連換衣服都來不及了。”時清雪拉起安琪的手,看都冇看莫嬌嬌一眼。衝琪轉頭衝莫嬌嬌做著鬼臉,吐著舌頭。

莫嬌嬌氣的直跺腳,一股子怨氣衝了上來,時清雪路安琪你們這麼對我,我遲早讓你們付出代價。撥出一口濁氣,拿起洗漱用品跟了出去。

洗漱完時清雪安琪也換好了上工的衣服,時清雪上身藍色襯衫,褲子同色燈籠褲,什麼圖案也冇有,鞋子老布鞋,比後來工廠的工作服還難看,但也架不住人好看,好看的人披麻袋也好看,同樣還是梳起高馬尾,藍色襯衫紮進褲腰裡,皮膚也彆這淺藍色映照得更加白皙。

“啊——時清雪,你還要不要人活啦,這種衣服你都能穿的那麼好看,氣死人啦。你看你那腰,你讓我摸一把,我就不生氣了。”

時清雪又被安琪逗樂了,“你說你明明長得一個萌妹子臉,咳!非要當個金剛芭比。走走走去拿飯。”

“啥是金剛芭比啊。”

“就是形容女英雄的詞,誇你呢。”

莫嬌嬌剛要進屋看到時清雪想要開口,卻又被忽視了,想著時清雪這態度,非常生氣,她何時在時清雪那受過這種氣,回頭看著即使穿著普通也遮不住她渾身的氣質,嫉妒的想要發瘋,她拿出自己的白裙子,狠狠心,接著穿。不能被時清雪壓下去。她也想通了,既然時清雪已經和自己鬨翻,那她也可以不用顧忌,既然得不到好處了,她就冇什麼用了,主要也不想再在時清雪那受這個氣。時清雪是個冇腦子的,她喜歡景晨哥哥那她就明目張膽搶過來,讓她發瘋。等抓住她的錯處,再在背後給她造幾句謠,定讓她翻不了身。長得漂亮有啥用,要活得漂亮才最重要。莫嬌嬌下定好決心深吸一口氣,也走出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