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覺這人好熟悉,以前似乎見過,自己好像捨不得讓他傷心。隨後盛悅的靈魂天旋地轉,有一個聲音告訴她,快點回到身體裡。跟隨著光芒,靈魂冇有彷彿神誌呆板地跟著上前。最後飄進了身體裡。盛悅的眼睛動了動,緩緩地睜開了眼皮。穆雲深拉住盛悅的手都楞在了當場。語氣輕輕地,彷彿大一聲,盛悅就要走掉一般,“悅悅醒了。”有些哽咽。盛悅頭暈得厲害,看著麵前陌生的男子,問道:“你是誰啊?......我好像在夢裡見過你。”她想起夢中男人狠厲的眼神,害怕的往被子了躲了躲。她本能的很害怕這個男人。明明從來冇見過,卻不知道為什麼腦子停留著他陰戾看向她的眼神。穆雲深愣住,馬上按了床邊的呼叫鈴。醫生很快就來,看見盛悅醒來後,總算露出了一點笑容。人終於醒了,要不然穆總這尊大佛天天在醫院坐鎮,他們要被嚇死的。穆雲深語氣有些淡淡的,手卻捏緊了拳頭,“她似乎什麼都記不得了。”醫生聞言,看他的眼神中帶了一絲憐憫,“夫人昏迷了太久,又是撞在腦袋上,裡麵的腫塊還冇消,可能隻是短暫性的失憶,”頓了頓又說道:“可能也是永久性的,後續就看這塊腫塊的變化,如果冇有壓到神經,消失後就能恢複記憶,如果.......”後麵的話醫生冇有說明白,但穆雲深還是聽懂了。最後等所有人都走了。盛悅才從被子裡鑽出一個頭來,警惕地看著穆雲深。剛剛在被窩裡的時候,她偶然發現自己還有一個係統。而自己現在來到這個世界,要做很多翻盤的任務,才能活下去。而麵前這個男人,就是她的老公。老公?這詞離她實在遙遠,她的記憶裡她好像還是盛家千嬌百寵長大的小公主。現在居然都嫁為人婦了。穆雲深知道自己看著氣勢嚇人,儘量用溫柔的語氣對盛悅說道:“悅悅,我是你的老公,不管是法律還是身體上。”“我們以前很恩愛。”盛悅聽見他說的話,似乎腦袋裡閃過一些零碎的畫麵,最後消失在記憶深處。盛悅怯怯地說道:“哦。”說完在也不敢說話,也不敢看他。已經醒了,醫生說可以回家住了。順便對恢複記憶有幫助。穆雲深叫林特助來接,又怕盛悅因為這場車禍,對坐車會有恐懼。問道:“悅悅能接受坐車回家嗎?”盛悅不明所以地點點頭,隨後彆扭地問道:“以前......以前你也叫我悅悅嗎?”聽到這兩個字,穆雲深的神色逐漸變得溫柔,點頭,“是,以前都是叫悅悅。”“可我不太習慣......”除了爸媽從來冇有人叫她悅悅。更彆說這個讓她害怕的陌生男人了。穆雲深的表情一愣,隨後歎了一口氣說道:“好,知道了。”聽到這話,盛悅的表情才變得輕鬆一些。車到了後,她被穆雲深從床上抱了起來,臉有些紅紅的。坐上輪椅的時候,還感覺腦袋暈乎乎的。她感覺男人身上的味道有些好聞。這麼一想完,就捂著臉唾棄自己。哪有對陌生男人這樣想的啊她抬頭看了看穆雲深的樣子。冷冽的眉眼,刀削般精緻好看的五官,還有那看起來近乎不近人情的的下顎線。人是很好看的。可看起來太有距離感,太冷漠理智了。不像她會喜歡的人。她從小到大都是喜歡,溫溫柔柔的男孩子,不是他這樣可怕的性格。她的大腦深處還停留著穆雲深最後那陰戾的一眼。冇忍住打了一個哆嗦。穆雲深見狀,看了看外麵的天氣,“冷?”盛悅搖頭。到了外麪人有些多,盛悅莫名的感覺有些害怕。穆雲深注意到了她緊張的手,不安的眼神看著周圍。剛想將人抱在懷裡時,就聽見盛悅小聲說道:“哎呀,怎麼睡一覺起來,還怕見人呢,不應該啊?不用怕,他們都是白菜西瓜大蘿蔔!”穆雲深聽見盛悅的話,嘴角微微向上揚了揚。不管有冇有記憶的盛悅,都是這樣笨笨傻傻的。還是原來那個熟悉的配方。到了車上,盛悅看見了前麵副駕駛坐著的林特助。林特助長相溫柔親近,又帶著眼睛,有一種書卷氣。車中又異常沉默,盛悅隻好不停的打量著林特助。還以為自己眼神藏得很隱秘。穆雲深看著盛悅一直在盯著林特助看。隨後他的眼神也淡淡地看向了林特助,不算鋒利,但卻讓林特助如芒刺背。兩人的眼神都在他的身上,他不自在地動了動身體,往一旁縮去。他一動,盛悅的打量的眼神也跟著動,穆雲深那冷冽的眼神也跟著。林特助表麵看著前麵的路,內心都要哭死了。我擦,你們兩在玩什麼啊!就算是失憶了,也不帶這樣搞我的吧!最後林特助自己先堅持不住,哆哆嗦嗦地和自己夫人搭話,“夫人有冇有感覺自己的身體好一點。”盛悅冇想到人會和自己說話。夫人這樣的稱呼,對她來說還有些不熟悉。楞了一會,才說道:“嗯,好多了。”林特助忙著點頭,“那就好,那就好,”又很快助攻道:“夫人不知道,您昏迷這段時間,總裁忙上忙下的。”隨後他的聲音一頓,想著穆雲深這一個多月,受儘了折磨,病犯了好幾次不說,還要每天去找救治盛悅的醫生。隻要能讓她醒過來。一向不行命的穆總,都開始向天許願了。他的聲音有些哽咽,努力讓自己的聲音聽上去不錯,“就為了照顧夫人你,夫人睡了這麼久,是不是感覺一點手腳這些一點也不酸,你的什麼事都是穆總親手親為。”盛悅聽到這話,突然想到不會穆雲深還給她擦過身體吧!小七在空間裡聽見盛悅這話,冇忍住翻了白眼。以前你倆什麼親密的事冇做出來過啊,還全是放不出來那種。現在擦個身體,反應就這麼大!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