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皇後孃娘剛剛命人送來了一些首飾,殿下瞧瞧可有喜歡的。”小春手捧托盤笑著說。

溫黎坐在桌上手撐著臉,娥眉微蹙,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聽見婢女的話,美眸微抬“先放那吧我會看的,你們先退下去吧。”等到下人都離開了,她歎了歎氣。

溫黎自然是喜歡珠寶的,可三天前她不知怎的穿了書,還成了與自己同名同姓最後被男主滅國一劍穿心而死的炮灰女配寧國三公主,想到自己最後悲慘的結局,就完全高興不起來。

在書中天啟二十六年,江瑾登上皇位後親自領數十萬大軍長驅直入,然後攻破寧國城門。

江瑾是寧國質子這些年裡,在皇宮受儘欺淩,遭儘白眼,過著吃不飽穿不暖的日子,甚至連皇宮裡的下人都不如,算得上人人都可以踩上一腳的存在。

後來他進宮首先就是取下皇帝首級示眾三日,宮裡的所有人也都成了他的劍下亡魂,血染紅了整個皇宮,四處瀰漫著濃稠的血腥味。

最後他雖然使燕國國力強盛但是因為他心狠手辣,性格暴戾,喜怒無常,是個名副其實的大暴君。

可明明上一秒她還在飛機裡,誰知忽然白光一閃,一睜眼她就成了這本小說中的炮灰三公主。

她明明隻是一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大學生啊!!!

經過三日,她也慢慢接受了穿書的事實,她總歸要做點什麼改變最後慘死的結局。

若是能回去倒還好,就怕已經機毀人亡,那樣豈不白白浪費一次活著的機會。

現在擺在溫黎麵前的有兩個選擇:一是殺了江瑾,永絕後患;二是獲取他的好感,這樣到時候他就會放自己一馬的吧。

溫黎想了想,一顯然行不通,要是讓燕國的質子死在這,燕國說不定會以此為藉口挑起兩國戰爭。

雖然寧國比燕國強盛,但戰爭對誰都不利。

溫黎又歎了口氣,生活不易,要活著就隻能去抱男主大腿了。

為了自己的小命,溫黎說乾就乾,立馬起身披上鬥篷,吩咐道:“小春,隨我出去轉轉,再拿盒糕點”話畢,就忙朝宮外走去。

小春一愣,不知道公主要做什麼不是才用過膳了嗎,但見自家公主已經走遠,忙從廚房提了盒糕點就跟上去。

如今已經入秋,樹上的葉子已經黃透了,一陣陣風颳過,樹葉紛紛飄落,溫黎觀察著四周,這皇宮還真是彆有一番風味。

溫黎憑著原主記憶來到江瑾的住處——一個破敗不堪的小院子。

院子裡還時不時傳來若隱若現的打罵聲。聞聲,溫黎快步朝裡麵走去,門口的小廝見狀本欲想攔,但看來的人是三公主,大氣都不敢出。

誰不知道這三公主深受皇帝寵愛,母親是當今皇後,哥哥還是當朝太子,是集萬千寵愛於一身。

又因出生時便天降祥瑞,皇帝當場賜封號安樂,早早就有了自己的宮殿,身份的尊貴程度自然不必言說。

溫黎走進院子,她便看到一名身穿華服的少女正居高臨下地看著被下人壓在地上滿身是傷的少年。

那少年身上一條條血痕觸目驚心,衣服已被鮮血染紅,雖麵容蒼白髮絲淩亂但相貌依舊出眾甚至還增添了一種淩亂美和破碎感。

“真不愧是男主,長真好看,怎麼看也不像是個以後會做暴君的人嘛。”顏狗溫黎不由得感歎。

“把這個給他灌進去,看他以後還敢不敢跟本公主作對”那少女指了指那碗散發著惡臭黑漆漆的不明物體吩咐道。

溫黎聞著那令人發嘔的氣味,看著那碗不明物體瞪大了雙眼。

我丟!這玩意能喝嗎?太噁心了吧。

眼看江瑾被人架起來,準備把碗遞過去,溫黎急忙喊道:“住手!”

那少女聞言不耐地說:“誰敢礙本公主好事,來人給我...”聲音在看到溫黎的刹那頓住了,“三...三皇姐,你怎麼在這裡?”

三皇姐?溫黎想起來原來這就是原著裡那個囂張跋扈的五公主溫沉鳶最後被男主淩遲肉還被喂狗。

現在看來落得這下場也是情有可原,嘖嘖嘖,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溫黎冷聲道:“嗬,怎麼這地方隻有五皇妹你能來,本宮便就不能來了嗎?”

“當...當然不是,三皇姐自然是能來的,皇妹隻是想知道三皇姐為何…”溫沉鳶支支吾吾地應道。

“本宮去哪需要向你報備?五皇妹倒是好雅興,就不知這蕭瑾如何惹你了?”溫黎冷笑一聲打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