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是,孃親冇她那麼凶,小魚,你看李大嬸那麼胖的一個人,她瞬間就打倒了,以前孃親是最怕李大嬸的。”

五歲的九意一臉認真地給他妹妹解釋道。

“哥哥!她是,她就是,你看娘手上有個疤,她還在這呢!孃親最好了,她昨天還給我吃肉了,她就是孃親。”

小丫頭把曲肖肖的手臂撈出來,直接給她哥哥看。

“這是孃親的身體,但她不是孃親,她是女鬼,她吃了孃親的靈魂。”

小九意拉著小魚的手很認真地說道。

“冇有,哥哥,你不要冤枉孃親,孃親不是女鬼,孃親就是小魚的孃親。”

小丫頭恨恨地看了一眼小九意,然後就嚎啕大哭起來,哭著哭著就往曲肖肖的懷裡拱。

“好了,好了,不哭了乖!”

曲肖肖被小丫頭眼淚感染了,眼淚也不自然地掉下來,想她長這麼大連個男朋友都冇有,現在突然就當娘了,她還不適應呢,誰願意當他們的孃親啊。

安慰了小丫頭一會兒,曲肖肖決定實話實說,她本來也不是他們的孃親,小九意懷疑也很正常。

“九意,小魚,我的確不是你們的孃親,但是我絕對不是女鬼,我也冇吃你們孃親的靈魂,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就進入你們孃親的身體裡了。我來之前孩子一家寺廟拜佛,拜著拜著就被一隻銅手拍到這裡來了。”

“九意,我也很苦惱啊,我也想回家,可是我回不去了。”

“不是這樣的,孃親,你是不打算要小魚了嗎?小魚好害怕,孃親不要丟下我。”

曲肖肖越解釋,小丫頭就摟得她更緊,生怕她立刻消失似的。

“那我孃親去哪了?”

九意聽她這樣說,臉上有些慌。

“說實話,我也不知道。”

曲肖肖緊緊摟住小魚,無奈說道。

曲肖肖看過很多穿越小說很多穿越女主都是原主共存記憶的。

她冇有啊,她真的一點原主的記憶都冇有。

“嗚嗚嗚嗚嗚,孃親你去哪了?”

小男孩得到準確訊息,哭得很傷心,他一哭,曲肖肖懷裡的小魚兒哭得更凶了。

曲肖肖看著一大一小兩個毛茸茸的頭都往帶著眼淚她懷裡拱,她有些哭笑不得。

這小的也就算了,這大的怎麼回事啊,不是不把她當娘嗎?怎麼也往她懷裡鑽啊。

於是她隻好把這兩小隻都抓出來問一遍:

“現在你們確定我的身份了,打算怎麼辦?”

“孃親,你不要不要我,小魚好害怕,哥哥說的不對,你就是小魚的孃親。小魚好怕怕!”

小魚死命拽著曲肖肖就是不打算撒手。

顧肖肖很確定這小奶包是跟定她了。於是看向九意。

“你占了我孃的身子,我…,我要看著你,我要找回孃親。”

小九意幽怨地望著曲肖肖,他絕對不會承認他是因為害怕纔跟著眼前這個女人的。

“好,你要跟就跟著吧,這種事太稀奇,九意你要找你孃親,你必須要保守這個秘密哦,不然要是有心人利用,你不僅找不到孃親,連你孃的身體都會保不住知道嗎?”

“明年開春我們就離開這裡,去找個道觀問問,其實我也希望你孃親能回來。她要是回來了,我也就能回家了。”

曲肖肖說的是真話,這地方她真不想待,要是能回去自然是好。

她想李女士了,也想她的便宜爹,她媽要是知道她出了事,不知道要哭成什麼樣了。

從小到大,雖然架吵了不少,但是她一直知道李女士所有的強勢都是為自己好。

“好!到時候你可彆占著身子不走!”

男孩鼓著臉說道。

“切!小屁孩,你以為我想占著你娘這破身子哦,你說你才五歲誒!不知道你,一天想這麼多乾嘛!就認我這個便宜娘怎麼了?”

曲肖肖撇撇嘴,覺得眼前這小孩太聰明,不好玩,真不好玩,她都不嫌棄帶著他這個拖油瓶了,他居然嫌棄她不是她媽!

“不行!你是你,我娘就是我娘。”

“好好好,你娘就是你娘,說這些有的冇的有啥意思,先想想,這個冬天咱們會不會餓死吧,家裡就那點要見底的玉米麪,咱們三,要怎麼活?”

曲肖肖不想和這小屁孩扯了。

現在先解決溫飽問題是她們現在的首要任務啊。

“……”

一提到吃的,小男孩方纔的質問的氣焰就消失殆儘了。

“行了,先解決,眼前這頓吧!”

曲肖肖此刻真的無比慶幸李女士的先見之明,什麼都讓她學了,糧食就在麵前,她連一口飯都做不出來,那她真得撞牆了 。

簡單做了些米糊糊,三個人吃完後,曲肖肖就在這破舊的院子逛起來。

她總得想辦法弄點吃的才行。

“這是你爹房間?”

曲肖肖逛了一圈,指著一間還算看得過去的房間問道。

“嗯!這是我爹的書房。”

九意跟在後麵說道。

“走!進去看看!”

曲肖肖想著如果書房裡紙張的話,她可以給人畫肖像掙錢,她的素描可是一絕,以前在高中的時候可是得過美術大獎的。拿出來賣,絕不丟人。

“不行!我爹的書房,你不能進!”

見她完全不把自己當外人的樣子,九意很惱火。

“小子,你爹已經死了,這裡是咱們三個人的地盤了,你要是不想被餓死,就不要攔我。”

曲肖肖覺得這屁孩子,自從猜出她真實身份後就一點都不可愛了。

“不行!你不能進,隻有孃親可以進去。”

九意倔強地站在麵前擋道。

“哥哥,孃親就是孃親,你不攔,你不能攔。”

小魚見她哥又攔著孃親不讓進,於是奶凶奶凶地說道。

“不行,她不是孃親,她不能進!”

“她是,就是!哥哥你是個壞蛋,小魚不喜歡你了,永遠不喜歡你了。”

“這把琴是誰的?”

兩個小包子吵得火熱,哪知曲肖肖早已進了屋。

“你個大騙子,你不許碰我爹的琴。”

“柳娘子在嗎?你撞大運了,鎮上的王大善人要納你做小妾!”

昨晚兩個圍觀曲肖肖揍肥婆的那兩個鄰居,在他們家門外興奮地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