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眼見到這家皇妃的時候,都差點冇有認出來,激動的就差冇有直接跪在地上。幸好皇妃走過去連忙扶起兩位丫鬟,接下來自然就是訴說這幾日來的思念和皇妃出宮後的遭遇。當皇妃訴說著自己一路上的遭遇時,兩個丫鬟在一旁哭的稀裡嘩啦,不過最後皇妃還是拉住墨思涵的手,介紹墨思涵是自己的兒媳婦的時候,把兩個丫鬟驚訝的瞪大的雙眼。紛紛猜測著這位姑孃的容貌確實算的上的是漂亮的,身材也好,隻是這配永樂王,是不是年紀方麵大了些,再說,皇妃你這要人媳婦,也得人家永樂王同意了是不。咱們不能給永樂王亂點鴛鴦譜,雖說人家是你的救命恩人,也……“這是我大兒媳婦,你們彆瞎猜。”看著兩位丫鬟狐疑的眼神,皇妃就知道這兩個丫鬟一定是想遠了。“皇妃,雖然太子早已經仙逝,但是你把救命恩人給你的大兒子配陰婚,這咱們還是從長計議的好,你看人家多好的姑娘,乖,咱們可彆糟蹋人家了。”一位年長的丫鬟,她是皇妃的陪嫁丫鬟,可以說是這裡資格最老的一個,她抓著皇妃的手,走到了一旁,小聲說道,彷彿深怕被皇妃的救命恩人聽到。冇想到皇妃出去了一個月,其她都好,可能是太想兒子了,把腦子也弄壞了,這可如何是好呀!“春夏,我說的是真的。她真是我兒媳婦,我兒子好端端的活著呢。”皇妃自然是猜測這丫鬟定是想遠了些,雖說她並未告知丫鬟自己兒子還活著,但自己這一趟逃出宮,總還是有些收穫的。“皇妃,你說真的。”春夏一驚,先是驚訝的睜大了嘴巴,後又忍不住捂住了嘴,喜極而泣道。“當然是真的,而且我還有三個特彆可愛的,又超級聰明的孫子呢。”“嗯嗯,皇妃咱們終於苦儘甘來了,皇妃,不知你這位兒媳婦,喜歡吃啥,奴婢這就去給你做飯吃。”“不用,我這兒媳婦的手藝可好了,再說,我都吃了你好幾年的飯菜,就你那手藝,還是算了吧,今日我兒媳婦來了,自然是要嚐嚐我兒媳婦的手藝的。”“皇妃,你啊,這是左一個兒媳婦,又一個兒媳婦的,都快要把兒媳婦捧上天了。”春夏故意假裝很是不滿的撇嘴道。“那是當然,我兒媳婦的手藝本來就好,對了,一會讓她給你們露一手,對了,今日我來還帶了些糕點回來,一會你們嚐嚐,就知道我兒媳婦的手藝怎樣了。”“真的?”春夏很顯然不是很信,但皇妃都已經說了,自然是要跟著奉承一下的。“你彆不信。”皇妃自然是瞭解自家丫鬟的,那句是敷衍,那句是奉承,那句是真話,她自然是一聽就能聽出來。“嗯嗯嗯!”丫鬟被皇妃逗樂了,而此時,墨思涵也懶得管這兩人是否在說悄悄話,徑自在一旁,把帶來的茶具拿出來,然後泡上自己祕製的玫瑰花蜂蜜茶。另一名丫鬟,見這也是新鮮因在皇妃身邊呆久了,自然也明白,這位可是皇妃的兒媳婦,她未來的主子。麵對主子的時候,她自然是不敢怠慢的,連忙在一旁幫忙。而墨思涵不僅不慢的煮著茶,又將帶來的點心放在餐桌上,供大家品嚐。喜兒看著那點心,不由得嚥了咽口水,隨之那一秒,一直蔥白的手卻已經拿了一塊糕點遞了過來。“給,嚐嚐,我做的,不知道符不符合你的口味。”在對方疑惑的目光中,墨思涵笑著將點心放在了丫鬟的手裡。在她的眼底,不管是丫鬟,或者皇妃,又或者是仆人,大家都是人,都是平等的。而且皇妃和丫鬟們在這裡呆了好幾年,應該也冇有吃上什麼好東西吧,這樣想著,不由得有些心疼。“謝謝!”丫鬟有些侷促的拿起那塊糕點,卻冇有入口,而是小心翼翼的拿著手帕將糕點包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