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封的休夫書:“明睿王拿著吧,無論你做什麼,在麵對幾國的算計時,我倆都隻有和離這一條路走。墨翎曦冇有接,極其憎惡的望著這封休夫書:“媳婦,你能再給我一段時間嗎?若我能解決好此事,咱們就不合理,若解決不好……”盛冷霜將休夫書塞到他的懷裡,冷靜到可怕:“換作是你,願意放棄吞併他國的機會嗎?你比我更清楚此事有多難解決,又何必給我希望。”墨翎曦垂下眼望著休夫書,心一抽一抽的疼,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在東晉朝四麵環敵的情況下,幾國是不會放棄東晉朝這塊肥肉的。幾國逼他和親,是最柔和的方法,一旦和親出了岔子,幾國便有藉口開戰了。在開戰時,要是他還和媳婦牽扯不清,媳婦會成為眾矢之的的。盛冷霜的心裡也不好受,她強扯出一抹笑:“墨翎曦,咱們好聚好散。”說到這裡,她自嘲一笑:“當初是我逼著你娶我的,如今被逼與你和離,算是自作自受。”回想過去的種種,真的恍如隔世。墨翎曦用力的握緊休夫書,眼神傷痛的望著她:“媳婦,要是我解決好了這些事,咱倆能重新在一起嗎?”這點盛冷霜無法回答,無力的坐在椅子裡:“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你不要再問我。”墨翎曦捨不得逼她,更捨不得真和她分開:“媳婦,我希望你相信我一次,我定能解決好所有的事的。”盛冷霜緩緩的搖著頭,歎道:“你有戰勝幾國的把握嗎?”墨翎曦又一次不說話了。盛冷霜滿嘴苦澀,她捏了捏疲憊的眉心,吩咐丫鬟婆子幫墨翎曦收拾東西。“明睿王,你現在的精力應該放在應付幾國上,等解決好了幾國,再來談其他的事也不遲。”墨翎曦也知這點,他拉著盛冷霜的手,輕聲道:“你能答應我,等我嗎?”盛冷霜理智又冷靜,她搖頭拒絕了:“抱歉,我不會為了你停留在原地的,這聽著很自私,可你更自私。”“要是有一天,你為了東晉朝或者是停止戰爭,迎娶了他國的公主,那我將處在何種位置?”墨翎曦也知自己很自私,可光是想到媳婦會嫁給其他男人,他便要抓狂。“我……”盛冷霜捂住了他的嘴:“明睿王,你還是早些回你的王府吧,你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不要為了兒女情長耽誤了大事,多想想江山和黎民百姓。”話落,她便回了裡間。墨翎曦想追上去,但他站在原地冇動,眼神哀傷的望著盛冷霜的背影,是他傷了媳婦。前腳墨翎曦剛離開,後腳盛夫人便帶著小楓來了。“冷霜……”盛夫人一看到盛冷霜那略微蒼白的麵容,和疲倦的樣子時,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冷霜,咱們去找你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