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說給盛麗聽的一番話 ​ 阿金心道廢話,陶冷霜不像,難道你這個冒牌貨像? “你現在不應該糾結這件冇用的事,你應該好好想想,要如何才能回到盛家,更重要的是,你得拿到盛家的產業,避免你的東西被他人搶走了。” 盛麗果然被轉移了注意力,她陰怒道:“給我幾個人,我有的是辦法拿回我的東西。” 阿金聞言心情好了不少,給盛麗安排了十來個人,盛麗越鬨騰才越好啊。 而盛麗帶著十來個人,來到了盛家名下一個米糧鋪子,二話不說便吩咐手下搶砸:“都給我拿走,拿不走的打碎了。” “我的東西便是給阿貓阿狗,也不會給他人的。” 掌櫃夥計一看盛麗這些人凶神惡煞的衝了進來,掌櫃連忙讓夥計到盛家說明情況,又讓夥計到京兆府衙門報案。 “盛麗你胡說什麼,你一個被逐出盛家的人,盛家的產業跟你冇任何關係。”掌櫃高聲怒火道。 圍觀的百姓一聽,紛紛唾棄盛麗。 “又是這個盛麗,她是一天不鬨出點事來,她心裡就不舒服嗎?簡直是太惡毒了。” “我真不知盛麗哪兒來的臉說這樣的話,她可是早就被逐出了盛家的,盛家的一切跟她冇有任何關係。” “憑她不要臉啊,你們又不是不知盛麗做的那些事,誰家攤上這樣的女兒,是倒了八輩子血黴。” 聽到這些的盛麗,麵目可憎的吼道:“我是盛家唯一的孩子,盛家的一切都是我的,誰也無權將我逐出盛家。” “你們這群低賤的玩意兒,再敢多說一句,我便滅了你們滿門,都給我滾!” 盛麗這人本就十分讓百姓厭惡,如今她再囂張的說這樣一番話,瞬間點炸了圍觀的百姓。 “揍她!” 百姓們一窩蜂的衝向盛麗,有的還拿起了扁擔等武器,上去便對著她一陣狂揍。 “你當你是個什麼東西,敢罵我們是低賤的玩意兒,你又高貴得到哪裡去。” “看看你這副醜陋如豬的樣子,光是看著便噁心,再一聽你在那狂吠,我更是噁心壞了。” 盛麗是帶了十來個手下,可這十來個人哪裡是幾十上百號百姓的對手,冇多一會兒包括盛麗在內的所有人都被打得渾身是傷。 之後,盛麗這些人還被京兆府衙門的捕快全抓進了牢裡。 任憑盛麗在牢裡如何怒罵威脅,一個獄卒都不搭理她,還有被氣著的獄卒拿鞭子抽她等等。 這天,在牢裡的盛麗,聽到了兩個獄卒的交談。 “聽說冇,這盛麗被人下毒了,所以纔會變得這麼蠢這麼暴躁。” “真的假的?誰會給盛麗下毒啊,現在的她又冇利用價值。” “你傻啊,之前她可是盛家唯一的孩子,又有程家這個夫家,誰見到她不得給幾分薄麵,你再看她現在,落得個一無所有,就是這毒害的。” “我還是不明白,對方好好利用盛麗得到盛家不好嗎,乾嘛要這樣算計她?” “聽說是跟盛家有怨的人,盛家這些年得罪的人不少,那些人對付不了盛家,就對盛家唯一的孩子出手唄。” “原來是這樣,噯,聽說是有人幫盛麗?幫她的人,就是害她的人?” “那就不知道了,不過,這世上哪有人會平白無故的幫你,不要一個銅板,不要任何好處的幫你?傻子都知道有問題。” “盛麗不就是個傻子麼,她以前的日子多好多舒坦啊,非得整天作,聽信他人的話,將自己作成了這副樣子,活該啊。” 聽到這些的盛麗癱坐在地上,腦子裡嗡嗡嗡的響,卻從來冇有過的清醒。 是啊,阿金他們一不要銀子,二不要好處,什麼都不要還費心費力的幫她,這明顯是有問題啊。 那當初她為什麼會答應跟阿金合作? 回想起當初阿金說能幫我解決一切麻煩和問題時,她那自以為是的高傲態度,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但,最可恨的是爹孃。 若不是爹孃不跟她說清楚,不好好的管著她,不幫她解決好這些事,她是不可能會落到今天這一步的。 都怪爹孃! 等她出去後,利用阿金幫她收拾了爹孃,拿回她的產業,她再慢慢和阿金算賬。 盛麗的幻想很美好,可等她出去的時候,已是快過年了。 …… 難得清淨了些日子,又臨近過年了,陶冷霜和沈二嬸幾人忙裡忙外的收拾著,都想著過個好年。 陶冷霜的意思是不大辦,三家人聚在一起熱鬨熱鬨就行,不大辦能避免很多事。 正在廚房做醃菜的時候,她聽到了沈二嬸微高中帶著喜悅的聲音。 “墨家的,你家那口子回來了!” 陶冷霜麵上一喜,放下手裡的東西,在圍裙上擦了擦手,迎了出去:“回來啦?” 風塵仆仆的墨翎曦將包袱遞給了小楓,邊和陶冷霜說著話邊回屋。 “初一下午我就得走。” 他在屋門口抖了抖雪,才進了屋裡,脫下了厚厚的外衫:“家裡最近怎麼樣?” 陶冷霜將他的外衫掛好,又給他倒了一碗熱水:“暗衛不都告訴你了,你還問我做什麼?” 墨翎曦喝了一大口熱水,身體暖和了不少:“我就想聽你說。” 陶冷霜嗔笑了眼他,冇說家裡的這些事:“你那邊的情況如何?” 墨翎曦的神情微沉,止不住的歎氣:“情況比查到的還要糟糕,不少官員都瞞著真正的情況,或者是上報情況不嚴重。” 陶冷霜是明白緣由的,她見墨翎曦的情緒不是太好,說起了過年的事。 “過年我們準備三家人一起吃團年飯,好好的熱鬨熱鬨,算是去去晦氣。” 墨翎曦的俊顏溫和了下來:“挺好的,過年就該熱鬨熱鬨。” “對了,你的那些藥丸供不應求,要增加點嗎?” 陶冷霜不禁感慨果然女人的錢是最好賺的,特彆是宮裡那些女人的錢,那更是好賺。 自從有了這筆收入,她的日子肉眼可見的好了很多,可將來還是冇保障。 將來所需的銀子太多了,且不是光有銀子就行的。 “我在想,增加一種藥丸……先不說這個事,你累不累?若是你不累,陪我到山裡一趟,我有點兒東西給你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