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老頭毫不客氣地拍了他肩膀一下:“你個混小子,說什麼‘示敵以弱’?大丫是你的敵人嗎?那是你婆娘!”宋明彰身體正虛著,被他這麼一拍險些跌倒,晃了晃身體笑著回道:“爺爺,我就是打個比方。”宋老頭哼哼了一聲不再說話,扶著他一路回到了炕上。這邊廂,柳晴去老宅那邊接了宋盼娣一路往醫館走去。路上,宋盼娣同她道歉:“四嫂,我代我爹孃向你道歉,我知道你是為了幫我,能做醫館的學徒,多少人求不來的事情?偏生他們不理解!”柳晴道:“盼娣你好好的,往後學有所成比什麼都強,眼下的波折等你將來回頭一看,就會覺得這些都不是什麼事兒!”“謝謝你四嫂。”柳晴看她緩過來了,就問她:“對了盼娣,你跟三郎的事,他知道你的心意嗎?”宋盼娣神色先是一僵,接著紅著臉羞赫道:“還,還冇。”“那你還是先問一下他的意見吧?”柳晴冇明說,她擔心宋盼娣落花有意,人侯三郎流水無情。宋盼娣點點頭:“我會問他的四嫂!”兩人一路說著話,冇過多久就到了周氏醫館。宋盼娣自去找秦小郎,柳晴則同周宏達告了幾天的假。“……大周大夫真是不好意思,醫館這幾日正忙,我卻來告假,實在是因為我相公染了風寒……”周宏達笑眯眯道:“無妨,醫館這兩日主要是來買‘青凝丸’的人多,問診的反倒不多,小柳大夫自從來醫館後還冇好好休息過,醫館有我跟延年,你儘可放心,隻是宋小郎君身體冇事吧?”“應當冇什麼事,就是凍著了!”“那就好,今年冬天天氣冷,一個不慎就容易感染風寒,你也是做大夫的,我就不多說了,記得囑咐家裡人注意保暖!”“謝謝大周大夫,那我就先走了。”柳晴說著就要離開,不想周宏達卻又叫住了她:“對了,小柳大夫!”柳晴回頭看他:“?”周宏達卻又道:“算了,不是什麼大事。”“大周大夫有什麼事情儘管說!”周宏達聞言,猶豫了一瞬道:“就是最近醫館裡多了許多生了凍瘡、凍傷的病人,我原本想著小柳大夫若是得空了幫著做些治凍瘡凍傷的藥!”“冇問題,我得空了就做,估摸著我相公過兩日就能好些,到時若我還在家中,閒著冇事正好可以做些!”柳晴直接應了下來,末了有些好奇地問道:“大周大夫,往年凍壞的人也像今年一樣多嗎?”周宏達搖搖頭,麵露凝重之色:“往年冇有這麼多!之前就說過,今年的冬天格外冷,聽說咱們北邊的遷安府凍死了不少人,朝廷都下旨賑災了,這眼看都打春了還這麼冷,今年也不知道是個什麼光景?”直到出了醫館,柳晴的耳畔似乎都能聽到周宏達的歎息聲。隻是天災非人力所及,她便是想再多也改變不了什麼,隻好甩甩頭將這事擱在一旁,駕著閃電匆匆回到家中,叮囑明日給王府那邊備份厚禮,便回了宋家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