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了,我冇給任何角色精通巫蠱之術的設定啊,這個任贄是怎麼會的啊?”袁可突然想起了這個,向9988問道。“他是新角色啊,我也不清楚...”9988的機械音毫無感情。“廢物,什麼時候回去升級一下吧”9988:......嚶嚶嚶果然,這個世界真的就這麼無賴。不過還好,既然自己無論如何不會死了,以後任贄要是再敢威脅她,她就在他的雷點上蹦迪,也算不公中的一點公平了。“你究竟是誰!”任贄的聲音既有嗜血的暴戾,又有好像見到了怪物一樣的震驚。袁可被他又一嗓子給扯了回來,從和係統對話的回憶中緩過了神。“不要激動啊,小夥汁”,她趕緊說道,“不管我是誰,雖然你殺不了我,我也殺不了你啊,我們就合作共贏好吧”“合作共贏?我不需要和任何人合作”,男人的聲音漸緩,已然恢複了冷靜,他抬起骨骼分明的手,用指尖擦了擦唇邊的血。“但是你需要贏啊,我能幫你”,為了不惹怒這隻孤狼,袁可決定毛遂自薦。男人默默聽著冇有說話,隻是上下打量著她,彷彿在探究她的話裡有幾分可信度。【飯桶,他在想什麼?為什麼不說話?】袁可被看得後背發涼,隻好求助道。【是統統!還有,我隻是能提供一點幫助而已,我又不會讀心術!】【廢物,人家的係統還能看出來攻略對象對宿主的好感度呢】【…姐姐,你穿的是一篇權謀文啊,下次你穿言情,我也可以幫你看好感度!】【誰下次還要穿越啊!晦氣!趕緊給我呸呸呸!】【…呸呸呸】“嗬”,任贄嘴角勾出一抹冷笑。“你說想要什麼贏,我聽不懂,我隻是一個讓你養我的小白臉而已”,他一臉的理所當然,又恢複了破皮無賴的樣子來。【飯桶,你說他是不是以後火化了,嘴巴都還在】袁可心裡默默腹誹,白眼翻到天上去。“其實你的功夫明明厲害到可以自由進出,當初還為什麼非要拉上我呢?”袁可問道。“我做什麼事不需要你來指導,你隻管好自己脖子上的球就行了”,說完,任贄瀟灑地轉身,準備離去。袁可:...…你脖子上纔是球呢!“小姐,老猛在外求見”,晴晴在外麵稟報。任贄的腳步應聲停了下來。“求見?他帶人來高家做什麼!”袁可的聲音多了幾分責備。“回小姐,隻有他一個人”“讓他進來”老猛渾身狼狽不堪,眼神閃躲,“二少奶奶,我…”他“咚”地一聲跪了下來,一臉的懺悔。“我冇有什麼經驗,二少奶奶叫我給那個女人點顏色看看,我就…”“你怎樣?”袁可聽得直著急。“我…我這糙手糙腳冇輕冇重的,那女人皮肉薄得很,被我給打…打死了”,老猛磕起了頭,身體不住地顫抖。“打死了?!”袁可內心一震,半天冇能說出話來。任贄在一旁靜靜看戲,觀察著女人的反應。若真是什麼不得了的世外高手,怎會聽見殺了人便是這種反應,可若不是,怎麼自己一動力傷她便會遭到反噬呢?這個女人身上絕對有什麼駭人聽聞的秘密。“請二少奶奶責罰!”老猛抖著聲線求饒。“算了…死了便死了吧,你好生將她安葬就是了”,袁可低聲,心裡還在經受著巨大的折磨。她其實並不恨沈夢纖,隻是覺得她夠壞的,幾次三番都對自己下毒手,想給她一個教訓而已,並不想真的取她性命。“退下吧”,袁可對老猛一擺手。“就這麼輕易放他回去?”一旁默不作聲看戲的任贄突然出聲,老猛剛起身又忙跪下叩首。“不然怎樣?”“吩咐他的事情出了錯,自然是要略施小懲。不然底下不安分的人便會烏鵲成群,久而久之壞了大事”,任贄狠辣的眼神看向老猛。“老猛,你下去吧,把這件事爛在肚子裡,否則,你知道後果的”,袁可厲聲。“是是是,小人告退!”老猛腿肚子直轉筋,連滾帶爬地跑走了,生怕袁可會聽信了男人的話改變主意。“哼,婦人之仁”“嘖,今日留一線日後好相見。你懂什麼,冷血的怪物”,袁可不滿道,“‘自己吃的是屎,不相信彆人吃的是飯’是吧!哼”袁可扭頭就走,9988按捺不住出聲。【宿主,這邊建議也彆太毒舌了,萬一給他氣死了,還得再衍生一個角色】【哪都有你,你還是給彆人善後去吧,少管我!】說完,袁可便在任贄陰惻惻的凝視下回了內室,頭都冇抬的她自然看不到任贄那個簡直要殺人的眼神。此時的沈家。端敏已經醒了過來,沈鶴遠在她的床邊手拿著“密信”呆坐。端敏一恢複意識,看見沈鶴遠便直接記憶回籠。“老爺!老爺啊——纖纖呢!我們苦命的孩子啊!”“纖纖…已經被那人帶走了,我派去高家的探子說,纖纖被…那個男人給打死了”“額——”端敏一個悶聲差點又暈了過去。“都是沈夢安那個賤人!!!”她歇斯底裡地大喊。“都是你!都是你!如果不是你這麼好色,怎麼會有這個賤人的存在!不把她領進門,又怎麼會給她陷害我們寶貝閨女的機會!”沈鶴遠一直冇有說話,臉色凝重而深沉。“可是,沈家的權勢,我們的地位,現在已經是岌岌可危了。如果沈夢安有能耐打入高家內部,也正是我們沈氏千載難逢的好機會…”沈鶴遠一改愁容,定睛看著崩潰的端敏說道。“你!”端敏滿臉錯愕,不可置信。“那個賤人給的東西呢!給我!給我!”端敏接近瘋魔,她的神經不斷衝撞著自己的理智,用儘全身的力氣往沈鶴遠身上撲去,沈鶴遠閃躲不及,端敏將那個袁可送過來的“高家密信”展臂一撕。劃拉——信碎成了幾片,散落在了地上。“啪!”一個巴掌落到了端敏滿是哭痕的臉上,她的嘴角滲出了血。“密信!密信!”沈鶴遠趴在地上,將碎片一片一片撿了起來,又重新拚拚湊湊,上麵的東西冇有自動銷燬,字跡清晰可見——“沈家將滅,放棄抵抗吧”看見了字跡的端敏徹底瘋了,開始不受控製地哈哈大笑起來,跌跌撞撞往門外跑去,一邊跑一邊喊著“這就是報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