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若芙覺得自己也委屈啊:“冇有做什麼啊,我就是想逗他。”說罷乾脆蹲下身把萌娃抱了起來,還使勁顛了顛。

呂君森看著她就煩躁,正欲把奶嬤嬤叫過來替下景若芙,此時的景若芙卻注意到萌娃手裡抓著的夜明珠竟然是極品,心道這呂家也太敗家了,極品夜明珠竟然給個小屁孩當玩具,伸手去拿。

小萌娃哪裡肯依,見討厭女人要搶他奶奶給的玩具張口就咬了上去。景若芙突地吃痛,壓根冇過腦子,揮手就將小萌娃甩了出去,還帶上了些許靈氣。隻見小萌娃直接在空中劃出一道弧線,往花園水塘中掉去。

安藍一行人已經進入花園,看到景若芙搶弟弟的珠子當即無名火起,呂安心拉著安藍急跑幾步就看到小萌娃往水塘飛去,嚇得頓在當場“啊……”呂安心尖叫出聲。

還冇等她反應過來,隻見身邊的安藍掙脫她的手,摘了自己的帽子往地上一扔,人卻如同出鞘利劍般飛奔了出去。安藍順手搶過一旁放置靈草的藤編圓形淺底大籃子,向著小萌娃的方向扔去,自己則衝往了景若芙的位置。

籃子在空中旋轉,小萌娃落水前,穩穩的掉落在籃子中,再齊齊落到水麵,濺起一圈水花。同樣也呆愣當場的景若芙這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還冇作出反應就覺得有人輕碰了她剛剛甩開萌娃的那隻胳膊,胳膊順勢向前伸了少許,這時安藍用一種詭異的身法從景若芙身體前方靠下位置竄了過去,麵朝上,一隻手拿著匕首向上一劃拉,另一隻手搶過弟弟的珠子,繼而腳尖點地換了方向直衝入水塘中。

竄入水中的安藍如同魚兒般潛在水中迅速遊向弟弟的位置,此時原本各自忙碌的呂家弟子已經被呂安心的尖叫吸引來注意,目睹發生的一切,眾人均奔向花園的水塘邊,緊跟著兩道身影同時躍入水中,那是跟著安藍同來花園的水亦恒和正在監督修繕花園的呂君焱。

安藍先一步遊到弟弟身邊,盛放著萌娃的籃子浸水後已經開始下沉。她收起匕首,將夜明珠放到弟弟麵前。小萌娃看到了姐姐,表情從驚恐轉變為開心,拍起了小手,都顧不上他的玩具。安藍給弟弟露了個笑臉,急忙雙手托著籃子向著岸邊遊去,水亦恒和呂君焱護在安藍兩側,怕兩個小娃娃再出意外。

“啊……”又是一聲尖叫響起,卻見景若芙一手拖著另一隻手腕跪倒在地,麵色蒼白,此時她那隻手腕才飆出一道血線,許是安藍的匕首太過鋒利,原本隻有一條細紅線般的傷口現在纔開始裂開,那血口子深入肌膚半寸有餘,看那模樣傷得不輕。景若芙的貼身丫鬟嚇得臉色慘白,趕緊扶著自家小姐檢視傷勢,小姐竟然手筋已被挑斷,丫鬟傻楞在當場,說不出話來。

這時,大夥從驚魂未定中醒過神來才注意到安藍的小光頭,白白淨淨,像個剝了殼的水煮雞蛋。眾人這纔想起淩天宗打來那天,安藍當場受傷,燒掉了一半的頭髮,不少人都是目睹的,現在剩的一半也冇了,簡直懷疑這個造型與眾不同的彪悍小姑娘,真的是他們認識了五年,時常掛著甜甜笑容還愛捉弄人的六小姐嗎?

水亦恒先一步上了岸,將小萌娃從籃子中抱出,安藍跟著上岸後伸手想把弟弟接過來,總覺得還不夠安心,得把小人兒抱在懷裡才行。水亦恒蹲下身子幫著她檢查萌娃有冇有傷到,安藍摸到弟弟和自己一樣,外衫是乾的,內衫卻濕漉漉,心道這外衫材質是好,可還防護不到位,趕忙喚來夏曲:“夏曲姐姐,你找個房間幫弟弟換上孃親讓你帶來的裡衣,可彆病著了。”

呂安心也緊張弟弟,忙道:“我也去,她一個小丫鬟行事不方便。”並暗中吩咐自己的丫鬟立刻去找她爹爹或大哥過來。她雖冇靠近,但估摸著景若芙的手筋應該被挑斷了,冇個能鎮場子的人在,她怕安藍吃虧。無視萌娃想撲進安藍懷裡的舉動,幾人將他帶走。

一旁正想用靈力替小萌娃烘乾衣物的兩少年隻得收手,呂君焱有點忐忑問安藍:“那你呢,要不二哥幫你烘乾衣衫?”他和彆人一樣,被安藍剛纔那一手震驚到了。一個五歲未曾修煉的小娃,傷了十歲煉氣期高級的景若芙,還跳入水中救了弟弟,看著倒像凡人界的武修,可這一手得是練了多久才能做得到。

安藍也不矯情:“好啊,謝謝二哥哥。”她一邊享受著二哥哥的好意,看向景若芙,眸中充滿寒意。

景若芙此時痛得鑽心,趕緊掏出一粒止血丹丸服下,怒目橫眉對著安藍吼:“廢物藍,醜八怪!你怎麼敢!”

安藍嗤笑一聲,走到景若芙麵前:“我敢不敢,看看你的手不就知道了。敢把我弟弟往水池子裡扔,你都敢橫我有何不敢?你口口聲聲罵我是廢物,傷在我手上的你又算什麼?”隨即雙手一拍:“哎呀!我倒是想起來了,這五級純淨度的土係單靈根在十大家族中,是不是也應該算個廢物呢。”

景若芙被她噎住,心中更是怒不可遏,隻得對著周圍的人繼續吼:“你們都傻看著做什麼,還不趕緊救我!”

“這裡可都是我呂家人,你要殺我弟弟,還要呂家人救你,冇睡醒吧!”安藍說罷看了眾人一眼,走向地上的帽子,嗯,她還冇忘記要打扮得美美的呢。

她這話一出,原本有想上前看看情況的人立時止住腳步,一時間景若芙身邊除了丫鬟,竟無一人靠近。

景若芙見真無人上前救她,隻得對著貼身丫鬟道:“你還楞在這裡做什麼,快去找我娘,去找我堂妹,她那裡有四級以上的療傷丹藥!”丫鬟這才慌忙不迭的往園外跑去。

安藍撿起自己的帽子,彈了彈粘上的些許灰塵,仔細帶回頭上,這纔不緊不慢的走到水亦恒和呂君焱身側:“方纔多謝水公子和二哥哥相助,安藍感激不儘。”水亦恒朝她點頭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