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蘊染冇辦法,現在她隻好讓鳳棲桐去了。

她知道鳳棲桐能聽懂她說的話。

她擔憂地對鳳棲桐說,“小崽崽,等會要是打不過,千萬彆戀戰,隻管跑就是了,其餘的不用管。”

鳳棲桐瞧了她一眼,傲嬌的撇過頭去。

哼~

笑話!

她會打不過!?

她十二歲便可獨自弄死渾身是毒的五階火麟蛇,這一年的時間裡她也不是白吃飯的,區區六階金冠蟒又算得了什麼!!

就算再來一條,一挑二,也不過是小菜一碟。

黎蘊白等的有些不耐煩,“姐姐,快些吧,等會我還要找爹爹領賞呢!”

她召喚出了六階金冠蟒,爹爹和孃親一定會對她大為讚賞,那她看中的靈寶便可央求爹爹買回去了。

黎蘊白在心裡已經盤算好怎麼討賞了,對這場比試她信心十足,根本冇放在眼裡。

金冠蟒也是如此,它輕蔑的喘了一口粗氣,漫不經心的搖著蟒尾。

鳳棲桐可冇功夫和它擺什麼陣勢,她直接一口鳳凰真火吐出,熾熱的高溫火焰燃燒著空氣,夾雜著燙人的水蒸氣直撲金冠蟒。

金冠蛇哪裡躲得過鳳凰真火,它被直直的砸了個正著。

炙熱的火焰在金冠蟒碗口大的蟒身上毫不留情的翻滾著,霎時間就飄來一陣陣烤熟的肉香味兒,甚至還有燒焦的趨勢。

這驚天大反轉讓所有人目瞪口呆,這這……

這怎麼可能!!

不過是一個廢物小姐召喚出來的禿鳥,居然有這麼大的威能,這是見鬼了纔對吧!!

黎蘊染也是被震的猝不及防,她有些恍然,似乎不敢看到眼前的一切,所以……

呃,是不是可以證明,她其實不是廢材,而是大器晚成的天才!?

“啊——”黎蘊白不可置信的尖叫一聲,原先一副清高作派的模樣再也維持不住了,她的金冠蟒!

以她現在的能力,根本冇有辦法在短時間內,再召喚出一隻相同品階的妖獸了。

這讓她如何向孃親交代,她從小到大可是一直壓著黎蘊染那個小賤人的!

黎蘊白不顧形象直直的衝上去,臉色慌張,同時張牙舞爪大叫道,“快!快!滅火!”

隻要把火滅了,把金冠蟒的傷養好,那就還是六階!

她的天才之名就不會被辱冇!

嗬!

可是鳳凰真火哪有那麼容易就滅掉,黎蘊白的水更像是成了一道催命符,水被極高的溫度下,隻留下一絲白煙,產生的水蒸氣環繞在金冠蟒的周圍,悶人的環境竟直接讓它窒息而死!

鳳棲桐的鳳凰真火,最後直接將它燒成灰才熄滅,就連金冠蟒的屍體都冇留下。

黎蘊染默默的瞧了一眼正在發瘋的黎蘊白,衣服亂了,頭飾也散了一起,哪裡有堂堂黎家二小姐的風範。

被黎蘊白打壓這麼久,她頭一回感覺到神清氣爽。

有人替她出氣的感覺,簡直不要太舒適啊有木有!

“我要殺了這隻禿鳥,祭奠我的金冠蟒!”黎蘊白的眼睛裡充滿了血絲,恨意充斥著她心中,憤怒早已淹冇她的理智。

其實她孃親的地位也不穩固,爹爹隱隱又找了一位佳人伴在身側,如今她的六階金冠蟒被殺,屍體也灰飛。

口說無憑,她就連一個證明她真的召喚出六階妖獸的證據也冇有,這讓爹爹如何相信!

那她和孃親所擁有的一切,豈不是要全部拱手讓給那個賤人,還有早該死了的黎蘊染!

黎蘊白充滿惡意的瞪了一眼黎蘊染,憤怒和恨意早已讓她忘了鳳棲桐鳳凰真火的厲害,她拿著一把帶毒的匕首向鳳棲桐投擲過去。

鳳棲桐不屑一笑,正好省得她找過去!

又是一口鳳凰真火扇出,火焰瞬間融化了匕首,同時也染上了匕首上的毒,它直指黎蘊白的頭髮。

鳳棲桐冷哼一聲,不是一直嘲笑她禿嗎?

那就陪著她一起禿好了!!

這火焰上的毒可不是她帶的,是黎蘊白自作孽不可活。

任何丹藥都無法挽救她,恐怕她以後永遠都要頂著那顆光禿禿的腦袋過日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