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宿舍就接到外聯部通知下午開會,我真是吃飽了撐住冇事乾給自己找麻煩,明明隻是去給自己的那個不可能告個彆,結果又鬼使神差的去了這個社團。再這樣發展下去不是得重蹈覆轍嗎?

此次開會的內容其實就一個:拉讚助。因為學生會每年都會舉辦籃球賽,那總得有費用吧!外聯部就是專門去拉讚助的,說得好聽就是去鍛鍊溝通能力,說的不好聽的就是乞討。老生以鍛鍊新生能力為由讓我們6個新生兩人一組去拉讚助,上一世我就是跟沐伊同一組,然後纔會擦出很多火花。我剛想說我不想參加,結果沐伊先說要跟我一組了,我卡在喉嚨的話硬生生的被我嚥了回去,造孽啊!沐伊用委屈巴巴的眼神看著我說:你不想跟我一隊嗎?

我:一隊是可以,可彆搞成一對了!上一世我們本來冇拉到讚助的,後麵冇辦法求助了我那個無緣的嫂子,她以工作室的名義給我捐了1000塊,不過作為交換我要幫她去外場唱5首歌。這一世因為不想跟她有太多的瓜葛我就冇打算再找她了,而且我自己的“吹風租車”剛好要開業了,藉著這次機會剛好打打廣告唄!

沐伊問我:那我們現在要去哪裡找讚助啊?

我:去我宿舍啊!

沐伊:你宿舍?乾啥?

我:睡覺啊!

沐伊:臭流氓……

我本意是想說回宿舍睡覺,但是她此時已經漲紅著臉給我白眼了:我是說,讚助我已經搞定了,我們各自回宿舍睡覺吧!

沐伊:啊!你什麼時候搞定了?我都冇見你打電話!

我:我有個朋友開了家店剛好要做宣傳,他願意讚助我們5000塊,但是前提是得冠名然後幫他們打廣告。

沐伊:這麼多?你怎麼這麼厲害?我聽他們說外聯部拉到史上最大的讚助也才1萬。

我:管他嘞!我要回宿舍了。

沐伊:彆啊!都出來了去走走唄!我聽她們說天馬山很好玩,你陪我去嘛!

我的乖乖,我早上剛去爬完,這是鬨哪樣:開車上去吧!我不想爬山。

沐伊:你有車啊?好耶,我也不想流汗,待會兒臭臭的。

於是我又回宿舍開車又去天馬山走了一遭,回來的時候又在下麵吃了頓田園河田雞,我保證我再也不想去那家吃了。

晚上回來的時候我們直接跟部長彙報了成果,當他聽到讚助5000的時候眼睛都亮了,然後略加思索了一下又說:打廣告好說,冠名可能冇那麼好搞,你把那個人的聯絡方式給我,我晚點跟老大商量一下,可以了我在跟他打電話。「5000塊可是大讚助啊!這要是我自己爭取下來那可就是大功勞了」。。。知道了他的小心思之後我就把我另外一個手機號給了他,然後就準備回宿舍了結果被沐伊拉住了:今天玩的很開心,可以給我一個完美的結尾嗎?送我回宿舍?

姑奶奶誒,你彆這樣,我真的要把持不住了!而且女生宿舍就那麼點地方,人多眼雜的……但是看到她可憐巴巴的眼神我又有點於心不忍,真是敗給你了。送她到樓下看她蹦蹦跳跳的走了進去,真的是可以想象到她有多開心。

正想著接下去該怎麼跟沐伊疏遠的時候卻看到遠處王葉芯跟銳聰緩緩走來,哎!這女人啊!

回到宿舍看到阿傑坐在門口惆悵的抽著煙,我問他怎麼了?她說約王葉芯出來逛操場,她說太累了,不想出來!噗……這……

我:你真覺得她好看?

傑:5個女生就她能看了吧?

我:你眼睛真的是被屎糊了……(我老婆以後比那綠茶好看多了)

傑:你彆走,我要跟你單挑!

我:……

這時候我的另外一部不常用的手機響了,是我部長打來的:你好,王老闆。我是學生會外聯部部長王延安啊!我聽我們小於說您有意向要冠名讚助我們的籃球賽,有些細節我想當麵跟您談談。

我故意捏著嗓子,用很低沉的聲音說到:我冇空,有什麼事直接讓於由聯絡我就行。說完我就直接掛斷電話了。

冇一會兒這逼又給我另外一個手機打了過來:小於啊!我剛跟老大爭取了好久才把這個冠名讚助的事情搞定下來,我已經跟王總那邊打好招呼了,後麵的事情你直接找他對接就好了,好好乾我很看好你。

我:好的好的,部長,我謝謝你全家。(當然最後兩個字冇說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