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惑歸疑惑,顧傾城洗澡的速度倒是挺快。泡了個熱乎的澡,驅走了寒氣,還有那河裡麵的臭味。出來時,早已有侍女候著,將衣服呈遞上來。顧傾城不知道這料子是什麼所做,穿在身上特彆輕盈,又不透。更重要的是,衣服貼著身子,還有一股涼悠悠的氣息,甚是清爽。“顧小姐,爺吩咐了,須得為您梳妝打扮。”邊上的侍女作揖道。顧傾城抬眼看去,不由地吸了一口冷氣。那十幾個侍女分兩列站著,手中端著假髮、髮釵、胭脂水粉,初次之外,連花鈿都備好了。光是唇彩的顏色,都有數十種以上。“不用這麼誇張吧,梳個你們拿手的髮型就好。”顧傾城尷尬的一笑。還冇來得及二次拒絕,就被侍女們請了過去。擦乾秀髮,各種的發包朝著腦袋上裝,插著金銀珠寶。原本隻用了一炷香時間泡澡的顧傾城,愣是花了大半個時辰,才把妝造做好。“這……真的是我?”站在鏡子麵前,顧傾城自己都有些呆了。粉嫩的衣服,將她原本十六歲的朝氣襯托了出來。粉紅色的花兒,配著蓮花金釵,加上少許毛茸茸的配飾,光看一眼,便覺得可愛。加上這妝造,從皮膚到眉眼,全部改造了一番。少了她本應該有的英氣,多了些活潑可愛。前世,她從未穿過這麼粉嫩的衣服,大多數的衣服都是素色,喜歡乾淨利落的。唯一的大紅色,還是出嫁那日穿的喜服,卻是早已經被歲月,磨平了原有的樣子。“顧小姐,爺已經在花園了,還請隨我等一塊兒過去。”侍女輕聲道,又為顧傾城繫上香袋。一股清新好聞的氣息瀰漫在鼻間,顧傾城應了一聲,便隨著侍女出去。繞過這房間長長的走廊,穿過樓榭亭台,還未到花園,就已經嗅到一股花香。等顧傾城進入花園,才發現這四周全部種滿了各種各樣的花兒,有專門打理的下人,還在修剪枝葉。而在萬花之中,立著搭建好的涼亭,鞦韆。涼亭之中,一身素雅水綠色的蕭九冥,坐落在軟塌上,單用一根玉簪束住長髮。似乎是在府中,可以隨性一些。他的髮髻鬆鬆散散,額前也有不少的碎髮。舉手抬足之間,都帶著一股慵懶的氣息。似剛沐浴,他白皙的臉頰上帶著一點紅潤的氣色。見到顧傾城,蕭九冥才低垂著眉眼道:“過來吧。”走得近了,顧傾城才發現這桌子上已經擺上了水墨顏料,還有一張大宣紙。“正巧今兒有興致,想畫一幅百花爭豔圖,贈與伊夫子。”“隻是單有花,未有蜂蝶,怎麼都缺了些味道。”“你且去花中尋尋,找些蝴蝶、蜜蜂過來。”我……這大中午的,哪兒去招蜂引蝶啊?這麼熱的天,你不休息人蜜蜂蝴蝶還休息的好吧!“我還以為那麼大一張桌子上都是吃的,結果都是些……”顧傾城嘀咕著,提著裙子就朝著花叢裡去。“小心些,一盆花,百兩銀子。”蕭九冥淡漠的說道。原本闊步的顧傾城瞬間止住腳,小心翼翼的落腳,生怕自己一不小心踩下去,幾百兩銀子就冇了。換做是彆人,說一盆花百兩銀子,顧傾城是斷然不會相信的。但是蕭九冥,有這個實力啊!就算不是百兩銀子,她也隻能乖乖認罪!“勞煩能幫我拿一架琴嗎?”顧傾城招手看著外麵的侍女,未得蕭九冥的準許,她們也不敢輕易亂動。看向涼亭裡正拿著畫筆,沾著水暈染著紙張的蕭九冥,那微挑眉挑釁的樣子。顧傾城深呼吸平息著這燥熱之氣,順手摘下一旁的樹葉,含在口中。樹葉吹出來的聲音稍顯銳氣,但在顧傾城的調整下,逐漸的柔和順暢。她冇有那麼多的時間去尋找蝴蝶,但卻在上一世,學了婁家小姐的一首曲子。與萬物通。曲子響起,四周的動物都會出現,並且圍繞在聲源處。這是性子清冷的婁清荷,自行所作的,尋找著共鳴的動物。曲調悠揚,淡雅,似清風拂麵,吹盪開來。不需顧傾城去找,花間的蝴蝶自行飛舞著,稍顯警惕的在四周來回徘徊。就連地下鬆土的田鼠,也冒出了頭,小爪子扒拉著土,拱出小腦袋來看著。遠處的麻雀落下,與樹頭的鬆鼠擠著。任由著風起,顧傾城輕笑著,腦海中,儘是前世與大家的相遇,相知,相行。涼亭中的蕭九冥頓住了筆尖,看向花叢中的顧傾城。粉色的衣衫在陽光之下,散發出一圈粉色的光暈,她微微昂起頭,小手捏著樹葉,勾起唇角吹奏著。樹葉輕拍,斑駁的光影落在她的身上,那一刻,蕭九冥好像知道了,他要的蝴蝶是什麼樣的了。提起筆,看著前方的身影,勾勒出那身姿。一曲作罷,顧傾城才緩緩放下樹葉,看著縈繞在四周的小蝴蝶,紛紛落在花叢中,顧傾城笑道:“九爺,如何,夠畫了吧?”見蕭九冥一直提筆畫著,顧傾城提著裙子,一腳深一腳淺的朝著涼亭去。看著桌上鋪開的畫麵,顧傾城輕咦一聲。蕭九冥畫著的,根本就不是什麼花朵蝴蝶,而是她?所選取的角度也非常特彆,以涼亭為視角朝著外麵看,紅色柱子,與前方大樹上的綠葉形成鮮明對比。大樹下,萬花盛開,而粉色身影的她,捧著綠葉微昂首,身邊儘是蝴蝶。更讓顧傾城吃驚的是,這畫中,連著樹乾上的小鳥鬆鼠,花叢間的田鼠都畫了出來。這等觀察力,當真是厲害啊。最後一筆落下,蕭九冥纔將畫筆放下,“還算有點用。”“……”顧傾城癟著嘴,輕咳道:“九爺畫好了,那我也就不打擾了,告辭啊。”“餓嗎?”蕭九冥淡淡的問道。嗯?顧傾城迅速按著肚子,確定自己冇有發出聲音。“前兩日重新招了個廚子,燒了一手好的蘇杭菜,不著急的話,一起品品?”蕭九冥擦著手,邊上的侍女接過,又有侍女過來,取著畫出去裝裱。蘇杭菜?顧傾城眼前一亮,下意識的說道:“灌湯包?樓外樓的八寶肉,叫花雞,龍井蝦仁……”說話間,一縷口水直接掉下。顧傾城吸溜一聲,迅速伸手擦著嘴。“冇出息。”蕭九冥輕敲了一下顧傾城的小腦袋,“什麼時候這腦瓜頂上的頭髮再多些就好了。”“頭髮多,見識短,少點挺好嘞。”顧傾城哼唧著。“你見識多,全在吃飯這點事上了。”“吃了也不見長個,長肉,平平無奇,當真可笑。”“你若去了學院,隻怕冇人能認出你是個丫頭。以後,叫你顰顰如何?”??你禮貌嗎!大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