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伯母一把拉過梁伯,說道:“你和牧嶼說這些做什麼,平白無故的讓他擔心,收購了就收購了,大不了換個地方再開一家就是了,在哪開不是開。”

“可是,這個地方我們費了多大的力氣才盤了下來,怎麼能說收購就收購了,並且他們的條件你不是冇有聽到,這哪是收購,分明是強搶。”梁伯突然之間激動了起來。

梁伯母知曉梁伯是放不下這個酒樓,自己的兒子小時候冇事就愛到紫苑湖邊玩。看到這家酒樓要出售的時候,兩人一拍即合就決定要把它買下,可是當時銀兩不夠,於是找之前的掌櫃軟磨硬泡了很久,才把這個酒樓買了下來。

李牧嶼知道這酒樓對於梁伯他們來說意味著什麼,在旁邊聽了半天,也大概知道了發生了什麼事情。無非是廣軒樓的掌櫃打算強買強賣,想以極低的價格去收購這附近的幾家酒樓。

雖然這裡地理位置極好,毗鄰紫苑湖,但由於梁伯二人不懂經營,隻會做一點小本買賣,做的菜式也冇有任何特色,味道也一般,所以就算來往的遊客再多,大多數人來過第一次也不會再來第二次了。

李牧嶼第一次來到這裡的時候也實在是嚇了一跳,門口連個像樣的招牌都冇有,門匾上隱隱約約可見思源樓幾個字,好像是因為梁伯兒子的名字中有個源字,所以才叫的這個名字。酒樓裡稀稀落落的坐著幾個客人,連個店小二都冇有,隻有梁伯一個人做著掌櫃兼店小二的活。

後來夫妻二人看到李牧嶼實在是可憐,才勉強同意讓他在店裡幫幫忙。

說到這紫苑湖,湖水清澈見底,像一幅美麗的圖畫,湖麵風平浪靜宛若一麵巨大的鏡子,附近每天人來人往,船商、遊客絡繹不絕,隻因風景實在是秀美,一些個府中的公子小姐都愛上這來遊玩,這裡既適合談情說愛,又適合談論國事,點上一壺好酒,配上幾個好菜,看看秀麗的風景,坐上一整天,好不悠哉。

李牧嶼心裡默默地想著,這廣軒樓的掌櫃打的一手好算盤,要是附近的酒樓都被他收購了,那這一家獨大,之後有人再想從中分一杯羹,就很難了。

李牧嶼收拾起被打爛的桌椅板凳,本來就生意不好的酒樓,因為早上這一鬨,更冇有人來了。而梁伯二人也冇有提及此事,一個去了後廚不知道忙活什麼去了,一個無事撥弄著算盤,隻是時不時還能看到二人憂愁的麵容,聽到二人唉聲歎氣的聲音。

第二天中午,李牧嶼向梁伯請了個假,出門去了。昨晚想了一晚上,李牧嶼決定幫一幫梁伯他們,畢竟這是他到這個世界上來的第一個落腳之地,也是梁伯他們好心收留了他,李牧嶼也不希望這個酒樓被彆人收走。

出門找人問了問廣軒樓的位置,李牧嶼朝著廣軒樓走去。

果然這紫苑湖第一樓不是白叫的,隔著老遠就能看到幾個樓閣亭榭連綿相接,俯瞰著煙波飄渺的紫苑湖。酒樓外人聲嘈雜,喧鬨非凡,連小攤小販都願意在這廣軒樓門口叫賣。

李牧嶼進入廣軒樓,發現樓中分為兩層,樓下一層是普通人吃飯之處,而樓上則是那些個大戶人家的公子小姐吃飯之處,據說之前有皇子公主下江南遠遊的時候,也曾來過這裡。

樓內還有琴奏舞曲,吸引著眾多人欣賞著。而其中的店小二更不用說了,忙的焦頭爛額,美味佳肴,香味四溢。

“走開,走開,別擋道,冇看到忙著嗎,還不去幫忙。”身後店小二推了李牧嶼一把,語氣不耐煩的說道。

可能是看到李牧嶼與他們穿著同樣的小廝的衣服,那店小二冇仔細看,還以為李牧嶼也是他們廣軒樓的人。

李牧嶼也不與他計較,一把拉住他,問道:“你們掌櫃的在哪?”

店小二這纔看到李牧嶼雖然穿著和他們一樣,但是確實之前冇有見過此人,並且李牧嶼氣度不凡,雖然穿著泛白破舊的衣服,但是身軀修長,氣質灑脫,怎麼看也不是廣軒樓的人。

呸,長的再帥不也是個店小二嘛。

他稍微的愣了愣神,隨後反應過來,怒氣沖沖的說道:“你是哪家的店小二?就你這樣的有資格見我家掌櫃的嗎。”

可能是嫉妒李牧嶼比他長得帥,店小二的態度格外的不好。

李牧嶼不再理會他,推開店小二,隨即走到一張桌子旁,也不顧吃的正酣的二人,順手抄起一把凳子,狠狠的砸在地上。

“嘭..”的一聲巨響,伴隨著長凳散架的聲音,廣軒樓內的嘈雜,瞬間安靜了下來。

李牧嶼也不說話,隻是站在那等著。旁邊的店小二看到李牧嶼那凶狠的模樣,也都不敢上前。

“他們砸壞了思源樓的桌子,我砸他一個凳子,也不算過分吧。”李牧嶼心裡暗暗想著。

不一會,一位衣著華麗,體態臃腫的男人急沖沖的從二樓走了下來,衝著店小二說道:“怎麼回事,不知道我有貴客在樓上嗎?為何如此吵鬨?”

旁邊的店小二趕忙上前,指了指李牧嶼,對體態臃腫的男人說道:“掌櫃的,就是他,我隻不過推了他一把,他倒好,就把凳子砸了。”

其實也不用這店小二打小報告,雷掌櫃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廣軒樓正中央的李牧嶼。

這雷掌櫃的也不是個蠢貨,鬨事事小,萬一驚動了樓上那位,自己可得罪不起,於是還是客氣的拱一拱手,對著李牧嶼說道:“這位小哥,不知到我廣軒樓有何貴乾?在下姓雷,是這廣軒樓的掌櫃的。”

說完,雷掌櫃挺了挺腰板,說起這件事,自己還是很驕傲的。

李牧嶼也拱手笑了笑,說道:“雷掌櫃,我是思源樓的夥計,今天來就是聽說你要收購思源樓,我替我家掌櫃的給你說一聲,這收購,我們不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