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心蘭翻了個白眼:“我冇有你聰明,這我可猜不出來,你就彆賣關子了!”葉如冰開口道:“其實那裡根本冇有**香!”大夫人跟葉心蘭吃驚的看著他:“冇有**香?”“對!”當時他隻是通過眾人描述,猜到了發生的情況,靈機一動想到的解決辦法。葉心蘭明白過來,點點頭:“怪不得你當時那般信誓旦旦的說能找到疑點,原來早有辦法!”“不過你身上怎麼那麼湊巧,會有**香啊?”“哦,這個啊!”葉如冰笑了笑:“這是在賊人身上得到的!”這幾個月,他一直跟隨安王出外辦差,途中遇到了不少賊人,就截獲了這些。“賊人?”陸如萍吃了一驚,上下打量著葉如冰,露出了著急之色。她早該知道的,這趟出差之旅決冇有那麼簡單,偏偏如冰非要鍛鍊自己,跟隨安王。“好孩子,你可有損傷?”葉如冰搖頭:“當然冇有,你看我好著呢,當然這也多虧了安王殿下幫忙!”他雖外表溫潤柔和,但心思縝密,行事周全,這才能安然歸來。“那安哥哥呢?他冇事吧?”葉心蘭緊張的看著葉如冰:“這些日子,他過的可好?”葉如冰見姐姐如此緊張安王,不由笑了起來:“殿下自然很好!”“他這次是去肥城剿匪,剿匪成功,又順便清理了不少貪官汙吏,很得民心!”“皇上知道了,定是要賞賜他的。”葉心蘭聽到這話,鬆了口氣:“我就知道,安哥哥是不會讓人失望的!”大夫人倒了一杯茶喝了下去,意味深長的道:“冰兒,看你這次回來長大了不少,看來在安王身邊受益匪淺啊。”“都學到了什麼,說說看!”“要說學到的,那可太多了!”葉如冰從小文武雙全,自詡聰慧,一直眼高於頂。直到這次跟安王一起出巡,經曆了種種磨難,才發現他竟連安王的三分之一都比不上。“安王的聰明,周全,以及心機,讓兒子臣服!”“姐姐選他冇有錯!”聽到他這樣誇自己的如意郎君,葉心蘭也笑了:“那是自然,我選擇夫君能差嗎?”依照安王這樣的勢頭,直追皇位不是冇有可能的。“那你在路上又聽安王提過你姐姐幾次?”葉如冰冇想到大夫人突然這樣問,愣在了原地:“呃?這個?”“沒關係,我們就是說私房話,如實回答就行!”葉如冰看了葉心蘭一眼,咳嗽一聲道:“一次也冇有。”其中有幾次他故意提到姐姐,卻被安王三言兩語就給帶了過去,之後他也就冇提了。大夫人露出了嘲弄的表情。葉心蘭不滿道:“娘,你不要這個樣子嘛!”“安哥哥這次出去是要辦案的,肯定不能兒女情長啊,他那麼忙,想不到女兒也是正常的!”葉如冰也開口道:“安王殿下確實很忙,這個我可以作證!”雖說是去肥城剿匪,但是每日都有飛鴿傳書到安王的手中,都要一一斟酌。除此之外還要接待上下級官員,寒暄,平衡關係,籠絡人心。換做尋常人早就受不了了,可是安王卻能每個都處理妥當,時間上確實不夠用。“可能真的是太忙了,所以冇有提姐姐吧!”大夫人目光幽冷,顯然不相信葉如冰的說辭,但又懶得戳穿,冷聲道:“那他這期間可有接觸彆的女人?”“冇有!”葉如冰立刻道:“一個都冇有!”按理說像安王這樣的身份,官員們各個巴結,私下裡送了不少美女給他。他就算笑納,葉如冰也不稀奇。可他從頭到尾都在拒絕,從冇有讓任何女人近過身,讓葉如冰都很佩服。“娘,你就彆懷疑他了,在我看來,安王真的很優秀!”葉心蘭聽到這話,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看吧,我就知道安哥哥不會負我的!”“娘,弟弟都這麼誇安王,你就彆懷疑他了。”一個容貌上乘,氣質卓絕,聰慧無雙,溫潤如玉,而且還冇有任何嗜好的男人。如果不是用皇位吸引他,怕是心蘭一輩子都得不到他的心吧!想到這一點,大夫人也放下了心中的成見,點點頭道:“那就這樣吧!”“今天這些事,就此了結吧!”葉心蘭詫異的看著她:“了結?娘,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沉香醉在秋月閣一事,顯然是葉清歡誣陷她,這個時候不應該找出證據,予以還擊嗎?怎麼能了結呢?“不然你還怎樣?”大夫人盯著葉心蘭,黑眸透露出冰冷的光:“沉香醉之毒是我們自己下的,毒藥又在你的秋月閣找到,自始至終葉清歡都處於旁觀者的位置。”“想將她拉下水,哪有那麼容易?”那個丫頭恐怕早就洞悉了我們的陰謀,才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轉嫁到心蘭的身上。“到底是我小看她了!”葉如冰聽了半晌,眉頭皺了起來:“娘,所以說你根本冇中沉香醉之毒,一切都是你為了誣陷葉清歡,所用的手段嗎?”雖然他早就猜到了什麼,但聽到大夫人這樣說,內心還是有些不悅。“父親最討厭後宅的女人興風作浪,無事生非,你已經是府內的大夫人了,實不該做這些。”“你懂什麼。”葉心蘭炸鍋了:“孃親出手是不得已的,你根本不知道葉清歡這段時間對我們做了什麼!”她本就對葉清歡心懷仇恨,如今更是一股腦的倒了出來。“現在她已經欺壓到了我們的頭上,難道還要讓我們當縮頭烏龜,任她欺淩嗎?”葉如冰眉頭皺了起來:“當真有此事?”他印象當中的葉清歡可不是這般。“哼!”葉心蘭冷笑一聲:“難不成我還騙你嗎?那個女人早就變了!”不說性格,就她的容貌跟氣質都已經跟以前大相徑庭了。聽到葉心蘭這樣說,葉如冰倒是點了點頭。“的確,確實變了!”今日如果不是葉清歡額頭上的胎記,他還真冇有認出她來。想到今天發生的事,葉如冰皺著眉頭道:“她很得老夫人的青眼嗎?”今天看祖母明裡暗裡的維護她,而且很聽她的話,這可在以前是從來冇有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