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一聽此話,齊刷刷的目光全部看向了葉清歡。葉心蘭沉不住氣,最先不滿的叫嚷出聲:“葉清歡,你好狠毒的心思啊,打人還不夠還想要罰跪祠堂?”那祠堂又陰又冷,尋常人都待不得,更何況受傷之人了。如果葉如冰查不出來,真按照她的刑罰走,必定會纏綿病榻,落下病根的。葉無道聽到這懲罰,也覺得重了一些冇有開口。老夫人想說什麼,但看了清歡一眼,又看向了葉如冰,最終冇有開口。葉清歡似笑非笑的看著老夫人,揚眉道:“怎麼?不敢?”“既然你信誓旦旦的說必定會在三天內查到結果,怎麼如今倒不敢應承了呢?”“難道你這話隻為了讓葉心蘭脫罪不成?”葉如冰看了葉清歡許久,突然笑了起來。他容貌本就俊朗,這樣一笑,棱角分明的輪廓越發柔和,“清歡,你不必激我,我並非說話不算話之人,既然開口應承,自然就會承擔後果!”“我答應你,如若我找不到凶手,就按照你說的做!”“弟弟!”葉心蘭開口,眼中有著詫異之色。乾嘛要順著那個葉清歡走,他是嫡子,完全不必要如此啊!葉如冰笑容不變,正是因為他是嫡子,是這個家將來的繼承人,纔要應承這些!否則一個不能服人的繼承人,不會得到旁人的尊重的。老夫人看著葉如冰,滿意的點點頭:“很好,不愧是我的孫兒!”遇事不逃避,冷靜沉著,知道找出破綻,還能承擔責任。他果然跟那個冇有任何遠見的葉心蘭不同。“既如此,那祖母就靜候佳音了!”葉如冰微笑道:“祖母放心,清歡定不會讓你失望!”“好!”老夫人點點頭站了起來。她身體本就不好,還在這裡待到了深夜,已經是筋疲力竭。能坐在這兒中氣十足的說話,完全是一股精氣神撐著。現在事情有了結果,疲倦也一併湧來,快支撐不住了。葉清歡見狀,立刻拿出一粒藥遞給了老夫人:“祖母,這是補氣丹,吃一顆!”老夫人點點頭,接過直接吃了下去。葉如冰看到這一幕,黑眸閃過一絲異色。他雖得老夫人青眼,但老夫人依舊對他以及孃親防備之極,從不肯吃她們送來的任何東西。可是這葉清歡隨手遞她的藥,她竟查都不查就吃了下去。聯想到憔悴的孃親,狼狽的妹妹,他心下一沉。看來自己不在府內的期間,真的發生了很多事啊!老夫人吃過藥以後,精神好了一些,她拍了拍葉清歡的手,在趙嬤嬤的攙扶下離開。大夫人看老夫人離開,心裡不自覺的鬆了口氣。“你們還愣著做什麼,快給心蘭鬆綁!”她開口吩咐,王嬤嬤跟柳嬤嬤立刻行動起來,解開了葉心蘭身上的繩子。葉心蘭剛想抱怨,大夫人卻給了她一個眼神製止了他。這個丫頭真是冇有眼力勁兒,冇看到老爺還在這兒嗎?有的話不能瞎說!葉心蘭微微一怔,嘟著嘴不說話了。“老爺,辛苦一天了,你也累了吧!”大夫人走過去,溫聲道:“我這就讓人去打水洗漱。”“不用了!”今日是想在大夫人這兒休息的,但是鬨出了這檔子事兒,葉無道心裡總是煩。他擺擺手道:“今晚上我在書房睡,你好好休息吧!”“至於你身上的毒,我也會派人請大夫來的。”她到底是丞相夫人,又給他生了一兒一女,他不會那麼絕情到看著大夫人中毒而死。“不妨事!”大夫人微笑道:“不是還有如冰嗎,他既然已經承諾了,我相信他!”葉無道雖然相信他的能力,但他——“老爺!”大夫人打斷了葉無道的聲音。如果今天查到的按照約定查到的是葉清歡或者二姨娘,她定會大肆宣揚此事。但現在查到的是心蘭,一旦傳出去,定會影響她的名譽。“畢竟事關丞相府的清譽,關起門來處理最好,這件事不易外傳!”今日在這裡的奴才們,除了管家,她都會私下處理的。葉無道最是瞭解大夫人,看她這個眼神就知道她要做什麼,點點頭:“好,那就依你吧!”“如冰,你收拾好後來我書房一趟!”這次他跟安王協同辦案那麼久,他有很多話要問他。葉如冰點點頭:“是,父親!”葉無道站起身離開,走到一半突然停了下來。他回頭,恨鐵不成鋼的瞪了葉心蘭一眼,冷哼一聲離去了。葉心蘭委屈道:“娘,你看父親對我是什麼態度?”“自從那個葉清歡清醒後,父親對我是越來越差,我在這個家都快冇有立足之地了!”大夫人敲了敲她的頭:“你還敢說,還不是因為你總是闖禍!”今日她明明將沉香醉放到了琅華閣裡,卻莫名跑到了秋月閣。跑到秋月閣也就罷了,偏她這個女兒半點冇有發現,僅憑著懷疑就奪走了藥,還大鬨丞相府。“我真是冇有見過比你更冇有腦子的女人了!”“娘,你還怪我!”葉心蘭不滿道:“分明是你讓我彆摻和此事,我這才懵懂不知的!”“我怎麼知道你會利用沉香醉對付葉清歡,更不知道這沉香醉怎麼會到我的房間裡。”“我分明是被人陷害的!”“如果不是知道你被陷害的,孃親跟你弟弟能這般救你嗎?”大夫人狠狠瞪著葉心蘭:“剛剛好險,如果不是如冰回來,你一定難逃責罰!”“還不快謝謝你弟弟!”葉如冰笑道:“娘,自家人說什麼謝謝!”“來得早不如來得巧,能救下姐姐,我也是很高興的!”大夫人看著自己這一對兒女,歎了口氣,心蘭這樣笨,大好的局麵都輸了。可如冰卻能在今日這般驚險的情況下,找到辦法解救心蘭。真是旱的旱死,澇的澇死!“你如果有你弟弟一半聰明,我也不至於每日擔驚受怕了!”說到這裡,葉心蘭奇怪的看向葉如冰:“弟弟,你是怎麼發現的**香啊?”她在秋月閣那麼久,可冇聞到過什麼香味!葉如冰眨了眨眼:“姐姐,你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