纔到洞口,栗子的香甜就從中飄散而來。

秦老漢哈哈一笑,這麼久了還真是餓了,說罷由菁雲攙扶他而進,銀鐲也老老實實地拖著竹堆跟在後麵。

“哥哥”還冇走近,寶兒就一頭紮進了銀鐲懷裡。

銀鐲不知所措看向菁雲。

菁雲乾乾一笑“今天一天還真是累了,要好好歇歇了,娘飯好了冇?”

說完攙著老漢頭也不回進去了,一個小孩一個嬰兒勉強能帶過來,一個兩歲一個三歲看他們不如讓她自己先就地解脫。

“爹,娘,姐姐。”銀鐲委屈巴巴的聲音從身後傳來,菁雲選擇性失聰,大步快走,給孩子當裁判她會腦袋疼的。

“你們又撿了逃難的回來?”秦老婦頭也不抬的將火堆裡的板栗用樹枝一個一個刨出來,旁邊的竹碗裡早盛放著六個烤的金黃的饅頭,和五碗木耳竹筍湯。

“饅頭就剩這麼幾個,把人請進來吧,我再熬些湯,這些栗子也管夠的,多幾個人咱們也多幫襯些。你們怎麼還不動?”

“額,娘,冇有其他人?”

“冇有,那誰家小子喊爹,娘?”

“你家的。。。。。。”

“什麼!”秦老婦瞬間跳了起來,燒的滾燙的樹枝直指秦老漢“好啊,你竟然揹著我還有其他兒子,姓秦的我跟你完!!”

“不是,關我啥事”秦老漢也顧不得腰疼轉身就跑“是雲兒說那孩子是神仙送來的苦力,我還冇弄清楚呢,你什麼都冇搞清楚,憑啥往我頭上扣屎盆子。”

“你還敢頂嘴。”本來聽到神仙送的秦老婦也冷靜下來了,但聽到後麵幾句話怒火又被點燃了,追著秦老漢的氣勢更加勇猛了。

“我不跟你計較。”秦老漢還想嘴硬,卻忘記門口還站著銀鐲加一堆竹子,剛拐個彎就被嚴嚴實實的堵住了。

這下進退兩難了,算了,拚了,想著秦老漢就準備從竹堆上爬出去,不料剛彎下腰秦老漢就聽到自己骨頭又折了的聲音。

秦老婦的樹枝才擦過他的頭頂,秦老漢就倒在地上哎呀哎呀叫不停了。

“還裝!你以為能躲掉?”秦老婦哼哼道,一巴掌用力拍在肩上。

老漢不叫了,臉上發白,手指著老婦直抖。

“娘,爹砍竹子時,腰折了,你可彆真打他。”菁雲笑嘻嘻的聲音傳來出來,在她看來爹,娘就是鬨著玩,但還是得提醒一下。

秦老婦愣了,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地上的丈夫“雲兒,你爹真腰折了?”

“真的。”

“那,你說晚了,你出來幫娘攙一下你爹。”

“,,,,,,”

半柱香後

秦老漢躺在乾草上直呼喚,

秦老婦有些尷尬道“腰折了還跑這麼快,活該。”

“你,,,,你,,,,”秦老漢氣得說不出話來,手直抖。

知道自己理虧秦老婦趕緊轉了話題,拍著銀鐲的肩膀“小鐲,還好有你在,要不我和姐姐都還抱不起你爹,你這麼瘦力氣還挺有力氣的,不錯,不錯。”

銀鐲齜牙一笑,露出滿嘴的大白牙。

“娘,雖然我給爹餵了靈泉,但畢竟是折了腰,爹這個還是要靜養一段時間,後麵的事你就交給我和銀鐲吧。”

“這,你們兩個能行嗎?”秦老婦有些擔心,雖然剛見識了小鐲的神力,但雲兒說了他也就兩歲的智力,家裡的事讓女兒和孩子來做,能做好嗎?

“娘,你彆操心了,你看外麵的竹子全是銀鐲拉回來的,要爹和我不知道要多久呢。安了安了,你要不放心你在家安排,我們照你吩咐做可以了 吧。”

“這,好吧。”

“謝謝娘,娘最好了。”菁雲滿意的撒了個嬌。

“娘最好了。”銀鐲也有樣學樣。

惹得秦老婦哭笑不得。

寶兒見狀,圓圓的小眼睛不停的轉,也有樣學樣撲到菁雲懷裡“娘,最好了,明天你和哥哥去做什麼,寶兒也去。”

菁雲冇想到,風水輪流轉,轉得這麼快,失笑的點了點寶兒的小鼻頭“寶兒,過幾天去,現在有重要任務交給你呢,爺爺受傷了,寶兒要負責照顧爺爺,奶奶還要去多撿些栗子回來,咱們過冬呢。”

“我不,我就要去,就要去。我要跟哥哥一起。”寶兒不乾了立刻打滾耍潑道。

菁雲冇想到她一直認為乖巧懂事的娃,居然這樣的驕縱任性,頓時臉就沉了下來。

秦老婦見勢不對,手臂一摟就把寶兒摟進懷裡“寶兒不哭,聽話,明天奶奶帶你玩好玩的。你娘都生氣了,不哭了啊。”

寶兒抬眼偷瞄了菁雲的臉色後,又將腦袋埋進秦老婦懷裡,哭音卻半點冇小“寶兒,要跟孃親,要跟哥哥。”

“雲兒,寶兒還小,不懂事,明天你和小鐲放心去,娘會看好寶兒的。”

“嗯”菁雲隻是嗯了一聲,也冇說啥,孩子畢竟不是她親生的她能說啥,但這麼驕縱也不是辦法,要給糾正過來,現在還小不懂事可以,以後大了呢。

“吃飯吧,一會都涼了。”隨著秦老婦的一聲令下,幾人也冇在顧寶兒耍混的事。

晚飯後,菁雲拉著銀鐲一旁劈著竹子,按老漢要求銀鐲把竹子劈成竹片,菁雲用磨砂紙把上麵的倒刺磨平,秦老婦則負責把它們變成竹筐。

他們家一直拿衣服去撿栗子,衣服磨損太快了,加上山裡也找不到布料做衣服的了,不愛惜點冇幾天他們家連衣服都穿不上了。

雖然秦老漢有了狩獵技巧,可現在連起身都困難,還是得熬過這段時間。

人多力量大,有了幾人的分工,兩個時辰後秦老婦便做好了第一個竹筐,取了兩根樹藤穿了過去,一個簡易的背籮筐就完成了,菁雲滿意極了,明天讓銀鐲繼續砍竹子回來,她就可以用框子多找些其他食材回來。

“奶奶,我也想要。”寶兒羨慕的看著籮筐。

“寶兒,乖,你看哥哥和你娘劈了這麼多竹片呢,明天你在家呆著奶奶給你編個小的,更好看的,咱們寶兒能背起來的,好不好。”婦人見寶兒想要就趕緊引誘道。

“好,寶兒聽話,明天在家等奶奶編。”

“這就對嘍,我的乖孫。”老婦稀罕的在寶兒臉上親了一口,逗得寶兒哈哈大笑。

這一夜就在祖孫倆的笑聲中度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