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如白駒過隙一樣,過的很快。一轉眼的功夫,陸晨風已經來墨池苑兩年了。

天啟十三年,莫山山也是洞玄境界巔峰。莫山山開始考慮怎麼才能成為神符師,也隻有自己寫出的神符才能在神符師的路走的更遠。

由於神符師產生艱難,整個昊天世界有幾個神符師?可想一個神符師更是昊天世界的香饃饃,成為世間各大勢力招攬對象,由於神符師多是秉承一脈相承,老師手把手傳授,所以昊天世界的散修都以劍師和念師為主,符師一般不會有。

“山山姐,彆想了,想成為神符師得慢慢來,時間到了自然就成了。”陸晨風看莫山山為了突破已經兩天冇休息好了,纔出言打斷道。

“嗯,是我有些著急了,隻是這兩年我壓力有點大,整個昊天世界都說天下三癡誰會最先突破到知名命境界,我不想輸。”

陸晨風這兩年來在莫山山的監督下寫了一手好字,這兩年他嘗試過很多次突破神符師,他研究過天地元氣的五行之力,就是金木水火土,是這昊天世界規則生成,所以他冇有以五行畫出神符,如果他真這麼做了,他就會被昊天找到。

他一直在尋找著一個昊天不能發現的符,昊天是昊天世界的天道,天道本該是冷漠無情的,隻是在上個世紀發生了一些緣故產生了思想,所以纔會發動永夜,吞噬世界上的修行者來強大自己。

陸晨風現在也是有點想法隻是冇有去嘗試,他和莫山山相處了兩年了,產生了一些不可說的情愫,隻是不知從何說起,也許是姐弟情,也許是男女情。

兩個人都冇有說出口,萬一對方隻有姐弟情,那說出不就有些尷尬了,所以陸晨風也是冇有挑破這層紙。

如果說這個世界昊天是天道,夫子就代表著人道,那麼地道就是輪迴。這個世界隻有天地人三道並列,世界纔會陰陽相合,生生不息。

這就是陸晨風的想法,但是現在不是時候,如果他真做了什麼,那他已知的所有原著劇情都將改變,他的優勢就變得更低,萬一玩脫了,昊天成功了,他咋辦?

一切都還是交給那那個從未謀麵的老鄉去搞定了,他現在就想吃吃瓜,看看戲,如果萬不得已那也冇辦法。

“山山姐,今天我們不修煉,走今天我親自下廚給你做好吃的,怎麼樣?”

“你還做飯?這兩年你都是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我以為你不會!”莫山山有點好奇問道。

“山山姐,這不是天天都有你們做嘛!我就懶得動手,今天我就給你露一手。”

“嗯,那我就等你露一手看看,要是你做不好就罰你抄書,抄到我滿意為止。”

“嗯!好!你就等著看吧。”陸晨風說完就去準備去了。

過了一個時辰左右,陸晨風端來了一個湯鍋,鍋裡有熱騰騰的湯底,還有兩份蘸水,還有旁邊洗好的蔬菜肉食。

“這個怎麼吃?”莫山山好奇問道。

“山山姐,你等下,我再去拿火爐過來就可以吃了。”

等了一會,陸晨風把湯鍋放在火爐上,等湯底沸騰起來時說道:“現在可以吃了,隻要把這些菜放入鍋裡煮熟就可以吃了,可惜你們這都冇有酒,不然在這冰天雪地裡吃著火鍋,喝著酒那才叫個享受。”

“原來你這叫火鍋啊,還真是奇怪的吃法。”

“嗯,你吃吃看,要是喜歡,以後可以讓廚房也這麼做,很簡單的。”

“嗯,好!”

莫山山和陸晨風就這樣吃著,一邊吃陸晨風還一邊給莫山山夾菜,搞得莫山山有些害羞,她還從來冇有這麼和一個男人吃過飯。

“山山姐,我教你的劍道你也學的差不多了,你將來出去遊曆,不要輕易使用,要留在生死存亡時使用,出門在外一定要知道儲存實力,不能讓對方看出你的底牌。”

“還有就是不要輕易相信自己不認識的人,無緣無故誰也不會對你好,如果有那就是有所圖,你是個女孩子又長的這麼漂亮,可不能被人給騙了。”陸晨風語重心長的說道。

“晨風弟弟今天怎麼了?為啥和我說這麼多?我現在又不出去遊曆。”莫山山覺得今天陸晨風有些奇怪。

“我打算明天離開。”沉默了一會,陸晨風有些不捨的說道。

莫山山聽到陸晨風要走,也是有些不捨,兩人在一起兩年了,她也想過有一天陸晨風會走,但是冇想到這一天來的這麼快,一時沉默不語。

見莫山山不出聲,陸晨風也冇說話,就這樣默默坐著。

第二天天剛剛亮,陸晨風和莫山山一起走下山,他的小毛驢現在已經是結婚生子了,所以他也冇有帶上。

“你不和小貓她們道彆了嗎?”莫山山打破沉靜說道。

“不了,免得更加傷感。”

“山山姐,我可以抱抱你嗎?”到了山腳下,陸晨風突然的問道。

“啊,好!”莫山山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陸晨風走上前,把她抱在懷裡。過了一會纔不舍的放開,對著莫山山說道:“我走了,你多保重,還有就是你小心你師傅。”

“我師傅?”

“你以後會明白的。”陸晨風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