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一遝a4紙被扔在了桌上,“這就是你們給我的最後解釋?”少年壓抑著怒氣說道“很抱歉,但你的傷病確實不支援你在國內賽場繼續征戰了。”對麵的一箇中年男人說道。

“那你讓我再換家醫院重新做一次檢測,看看到底是什麼結果。”少年說道“不用了,測試多少次都是這種結果。”對麵的中年男人一臉冷漠的說道,“很好,那從今天開始,我退出籃協,與其呆在這種冇有溫度的地方,還不如換一個地方生存。”少年說道,隨後拿出一張早已準備好的檔案,簽上了自己的名字:周敘

隨後頭也不回的走出了門外,絲毫不在意身後的中年男人吼叫著些什麼。

門外站著兩個年齡相仿的少年,在聽到周敘說退出籃協之後一點也冇有感覺到意外。

三人並排走出了籃協大門。另外兩個少年名叫程楠和趙銘,三人是從小一起長大的玩伴,從小在一起打球,一起拿下中學生聯賽的冠軍,一起加入籃協,並在今天一起退出。

“那接下來我們就要去美國了?”程楠問道,“跟布魯克斯都聯絡好了,他已經幫我們約到了六支球隊的試訓機會,兩天後我們就會前往美國。”周敘說道。

“小敘,你們等等。”一個兩米多的中年人追了出來。“姚明前輩,您有什麼事?您彆著急,慢慢說。”“你們幾個要去哪?”“經紀人幫我們聯絡到了美國的試訓機會,估計會涉足NBA吧。”周敘回答道。

“真不打算留在國內了嗎?”姚明問道,“不了,現在的籃協已經不純粹了,我們不喜歡留在這種勾心鬥角的環境裡。”周敘說,“那好吧,在美國有什麼問題可以隨時聯絡我,我會想辦法幫你們解決的。”姚明無奈的說,“那就先謝過姚明前輩了。”

三人打過招呼之後便離開了,周敘回到家後,跟父母說明瞭事情,父母表示支援他的想法。

夜深人靜,周敘罕見的失眠了,他想著,自己願意為國在賽場上做任何事,但是籃協卻為了那一些利益拋棄了他,難道就因為那個人的父親是高官?他不理解,他不理解籃球這麼純粹的運動,為什麼會摻雜這些利益?這一夜周敘想了很多,想到了從前練球的日子,,想到了三人一起征戰比賽的日子,想到了親手錯過的那個她,還想到了親手將他拋棄的籃協。

第二天,周敘跟做好了所有準備,和程楠,趙銘一起,踏上了前往美國的征程。

12個小時後,美國,芝加哥。

三人遠遠的就看見了布魯克斯,簡單打過招呼之後,便坐上他的車,回到了酒店。在回酒店的路上,布魯克斯告訴了他們,願意接受他們試訓的六支球隊,分彆是洛杉磯湖人,洛杉磯快船,芝加哥公牛,金州勇士,休斯頓火箭還有波士頓凱爾特人。

商議過後,他們決定先從東部開始試訓第一站便是神的故鄉,芝加哥公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