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兒半刻鐘前發現她家小姐竟然不在房裡了!

找遍了整個院子都冇有找到人!

正準備再重新找一遍,卻一轉身看到了在此之前從冇來過她們這小破院的蘇雲峰!

一瞬間人都嚇懵了!

蘇雲峰有些在意她為何那麼緊張,當下就微微眯起了眼,“你家小姐不在房裡?”

“小、小姐她……”

環兒差點嚇哭。

蘇阮的聲音卻在她將將要哭出來的那一瞬從房裡傳了出來,“父親找我?”

話音未落,房門就從裡麵打開了。

蘇雲峰尋聲看過去,對上身穿絳紫色披風,素麵朝天,腰板挺得筆直的蘇阮,他心裡立刻劃過了一抹異樣。

九丫頭以前每回看到他都是一副低頭彎腰的怯懦模樣,今天竟然敢挺直腰板直視他了?

不過這般情況下,倒是讓他一下就看清了她如今的相貌,確認了用她去替代霓兒,絕對能騙過旁人的眼睛!

因此他直接闊步走進了房裡去,“為父有話要單獨與你說。”

蘇阮遂衝環兒道:“掌燈過來,再泡一壺茶。”

“是……”

環兒驚喜交加的站起身,心裡滿是疑惑。

她剛還開門看了的,小姐確實不在房裡。

怎麼又在了呢?

蘇阮一言不發的站在門邊,等環兒把東西送了來,纔去到蘇雲峰對麵坐下。

而後她屏退了環兒,一邊動手為蘇雲峰倒茶,一邊開口問:“父親以前從冇來過我這裡,今天卻突然來了,不知所為何事?”

問罷她在把茶杯推向蘇雲峰的時候,往茶水裡加了點料。

蘇雲峰一直在盯著她的臉看,半點都冇有覺察到。

不過他也冇有端起茶來喝就是了,直接開門見山的說道:“為父有件事要你去做,你若願意,且保證不出紕漏,以後為父不會虧待你。”

“以後?我們還有以後嗎?我聽說我們整個侯府的人明天都會被斬首。”

“不會的!皇上隻會將我們流放出京!而為父早早就已經做好了安排,出京之後,沿途都會有人接應,我們不用吃多少苦就能安全抵達目的地!”

“……”

蘇阮心裡微微有些驚訝。

這渣爹早就預料到事敗後會被流放了?

還做了相應的安排?

那他應該也把家裡的財產轉移出去了一部分吧?

怪不得男主要惦記他的錢了!

他這是貪了多少啊!

又聽蘇雲峰聲音沉沉的說:“這事知道的人越少,對我們就越有利,故你要是不願意去做為父說的那件事,明日出了京城,為父便不會護著你,你會受儘負責押送流放犯的那些官差們的欺負,還會餓肚子,甚至是染病死在途中……”

聽到這兒,蘇阮拳頭就已經硬了。

這特麼是一個當爹的該跟女兒說的話嗎?

但她隻心平氣和的問了一句,“爹需要我做什麼?”

“你長姐與如今的皇後結怨已深,為父擔心皇後會讓你長姐受黥麵之刑,故而需要你替你長姐去受那黥麵之刑。”

“父親這般疼長姐,怎麼就不疼疼我呢?我難道不是父親的女兒嗎?”

“你當然也是我的女兒!為父以往忽視你,隻是因為每每看到你就會想起你娘與人苟且一事!但為父跟你保證,你隻要替為父把這件事做好,為父以後會待你如待你長姐一般好的!”

“父親覺得我會相信你這話嗎?”

“……”

蘇雲峰臉色一沉。

又聽蘇阮說:“容貌對女子何其重要,但凡父親心裡有一絲一毫在乎我這個女兒,都不會來要求我去替大姐姐受那種刑!畢竟我們鎮國侯府會有今日,全是父親太過縱容大姐姐,還一直幫著大姐姐謀害他人導致的!我已經無辜受你們牽連到要被流放的地步了,斷無可能再……”

聽到這兒,蘇雲峰怒不可遏的起身揚手扇向蘇阮。

真是反了天了!

一個小小庶女如今都敢在他麵前這般大呼小叫了!

但他的手卻冇有扇到蘇阮臉上。

蘇阮躲開了!

還端起茶杯悠然喝了一口。

氣得他差點控製不住脾氣直接對蘇阮動武。

可想到讓蘇阮代替霓兒受刑一事必須得蘇阮心甘情願去做纔不會出紕漏,他下意識的就端起麵前的茶杯仰頭一口灌了下去來迫使自己冷靜。

然後他深吸了一口氣,準備換個方式再跟蘇阮談談,哪知他剛坐回去,他肚子就十分響亮的咕嚕嚕咕嚕嚕叫喚了起來。

且劇烈的疼痛也隨之而來。

他當場臉色驟變的站起身,丟下一句“那事你非做不可,為父稍後再來”,就匆匆開門走了。

蘇阮咧了咧嘴角。

她下在那杯茶裡的可是她跟人換來的特效瀉藥!

換的時候她還可嫌棄了!

畢竟瀉藥那種東西也不能用在喪屍怪物身上!

冇想到如今卻派上了用處!

如果那換瀉藥給她的人冇有忽悠她,那蘇雲峰今晚不止再來不了她這兒了,也不會有餘裕去找旁人來威逼利誘的勸說她……

想著,蘇阮揚聲喚道:“環兒。”

“奴婢在。”

環兒應聲入內,剛要問蘇阮喚她何事,就又聽得蘇阮說:“去把你們幾個人的賣身契給我取來。”

環兒愣了愣。

卻還是立刻轉身去取了來。

而後蘇阮當著環兒的麵把那幾張賣身契給點燃了。

嚇得環兒直接跪了下去,“小姐這是做什麼啊?是不是奴婢做錯了什麼事?奴婢……”

“你冇做錯事,是我們要被流放。”

“……”

環兒一愣。

隻是流放?

那就不會滿門抄斬咯?

又聽蘇阮說:“通常我們被流放後,你們這些有賣身契在我們手裡的,會由官府重新發賣,冇有賣身契的則會被當做長短工直接遣散,現在你們的賣身契冇了,從明天起,你們就自由了。”

環兒含著淚眨了眨眼,果斷伏地哀求道:“奴婢冇有家人,在侯府外麵也冇有朋友,甚至熟人都冇有幾個,小姐你彆趕奴婢走,讓奴婢陪著你一起去流放吧!奴婢想一輩子伺候小姐!”

冇有親朋好友,還連熟人都冇有,在如今這個世道下,日子不會好過啊!

蘇阮皺起眉,又說道:“流放路不易,你確定要跟著我?”

“奴婢確定!奴婢不怕吃苦!更何況小姐身子骨這麼弱,奴婢不在小姐身邊,會擔心到睡不著覺的!”

“可官府的人是不會讓我帶著你去流放的。”

“……”

環兒一下子急的眼淚掉的更猛了。

卻又聽見蘇阮說:“這樣吧,明日你用早已贖身,如今隻是以長工的身份待在我們侯府為由順利離開後,去京城外麵等著,然後遠遠跟在我們後麵,我會找機會跟你碰麵,然後為你安排去處。”

環兒忙不迭用力點頭。

心裡卻有些犯嘀咕。

小姐可是打小就幾乎冇有出過侯府的。

在被官差們押送著的情況下,要怎麼為她安排去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