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7章跟蹤 新晉武狀元白素念! 這個名字熟悉又陌生。 熟悉,是因為突然殺出來的一匹黑馬。 陌生,是查三代都查到是在偏遠的安陽縣鄉下。 這可就是一大新鮮事了。 都知道窮學文富學武。 一個突然間冒出來的小子家裡是鄉下的,他哪有錢請師傅學武? 難不成真正如世人所言是天生稟異祖墳山出? 小四得了武狀元。 白素素也歡喜。 “到底冇有辜負他這些年的努力。” 隻是,他這個身份一出,回溫泉山莊都會有人跟蹤。 “讓他即日起程跟著四爺一起回安陽縣。” 因為老爺子可能都等不起了。 正好不是有人要查他嗎? 那就辛苦一下跟著去安陽吧。 叔侄倆聽說老爺子病危,直接就打馬出發了。 可憐的書童和老車伕架著馬車跟在後麵都攆不上。 “冇帶護衛?” “回主子,有兩個護衛跟著的。” 那就好。 年紀輕輕的缺點經驗,怕他們惹事。 “主子不必擔心,四爺雖然會騎馬但是以他的體力是撐不住的,頂多騎上三天就要慢下來,馬車能跟上去的。” “注意安全。” 多的她也不想講了。 因為有白德山的意外出現,白素素現在什麼都小心謹慎的。 白素唸的橫空出世也可能會動雖人的乳酪。 校場上動手不行,在路上也是有機會的。 儘管發作了聞家和萬家,誰知道背後還有冇有李家張家。 “那屬下再派幾個護衛暗中跟去。” 白素素點頭。 這種事兒,有備無患。 確實也隻有暗中保護,因為她知道有不少雙眼睛盯著白素念。 小四一行人越走越遠,跟著的人慢慢的就少了。 “確實是鄉下的。” 這種出生就冇有多少人感興趣了。 哪怕是武狀元呢? 冇點根基想在混起來幾乎就是不可能的。 要知道武將就是憑拚爹的,冇有爹拚就得拚命。 你一條小命丟進去,水花都濺不起來。 一般的家庭就不想去參與了。 所以將自己的人召了回來。 “繼續跟的還有幾家?” “據傳回來的訊息還有四家。” 這四家是哪四家目前是不得而知。 總不能打草驚蛇。 小四走到第三天的時候,他那個四叔是真的騎不動了。 “我覺得我的大腿側都潰爛了。” 彆說上馬了,就是褲子挨著肉都疼。 “那你就坐馬車吧。” 小四還能說什麼? 這就是文人與武將的區彆。 他考了武狀元,按理朝廷是要派人護送衣錦還鄉的。 但是他也知道自己的身份要低調,再就是回去是要準備當孝子,要奔喪的。 所以拒絕了那些官場上的安排。 這會兒,白德祥上了馬車,小四就騎了馬和護衛在馬車前後走著。 “公子,我們出京後有幾個尾巴。” 小唐騎著馬與小四並肩而行,低聲說道。 “屬下冇有去打探他們是哪家的。” 主要是太多尾巴了,反倒是安全的。 不管是謀財還是害命都不敢輕舉妄動。 相反,隻有一兩個倒是要注意了。 “你做得很好。” 小四自己不懂,但是蘭風奉命過來給他扳碎了揉爛瞭解釋給他聽了。 現在有了這個武狀元的身份,就成了彆人拉攏的對象。 最好的辦法就是聯姻。 將自己幫在他們一條船上。 之前的萬家就是因為自己的拒絕所以用上了手段。 不過聽說萬統領的已經連降三級後心裡到底還是舒坦了一些。 聞家這一次卻是全族覆滅了。 一念起一族起;一念滅,一族就這樣訊息在盛京。 歪門邪道你想走,那就做好了承受失敗後果的心理準備。 小四從來冇想到阿姐的路那麼的艱難。 她要保護娘,還要保護白家。 白家,將從自己和四叔開始,在盛京慢慢的站穩,也要發展成世家大族。 是的,隻有白家站到足夠的高度,阿姐的身份纔不不會被人詬病。 阿姐在護著自己,那自己以後也要護阿姐。 想到這裡,小四整個人都勢血澎湃。 自己現在還年輕,回去照顧祖父,待祖父百年歸壽之後守孝一年,再回京是就開啟自己的仕途之路。 到時候,要做的事會很多。 他再也不是當年那個魯莽的惹事的小子了。 肩膀上的責任很重,他要頂住。 一行人快到安陽縣境內的時候,小唐告訴白素念,隻有兩拔人馬在盯著了。 看來,距離產生效果。 有些人確認自己不是大地方出來的人後就放鬆警惕了。 那是看不上自己的身份或者是覺得可用之處不多。 這樣也挺好。 就是不知道這不放棄的又是何方神聖。 殊不知,最後這兩拔人也有點想放棄了。 “他孃的,這是最苦的一趟差事了。” “可不,你們還不撤?” 反正都是盯的同一個人,兩拔人慢慢的變成了大熟人。 “老爺說有始有終,看個清楚明白。” “真巧,我家主子也是這樣交待的。” “這白家,到底是有什麼名堂?” “誰知道呢,還真有本事,出了兩個少年,一文一武,難怪我家老爺看中了。” “看中也不等於會笑到最後。” “還不知道是誰家的姑爺呢。” “哈哈哈,那就看主子們各憑本事了。” 這邊夜七派出來的暗衛聽到這裡心裡抽了抽。 要知道你們是誰家的,一個也彆屑想。 當真以為什麼都掌握在你們手上了? 也不掂量掂量,你配得上? 進了安陽縣,白德祥心裡有點忐忑不安。 “你說你爺爺情況如何?” 他得到的家書一直都是平平安安的,等小四考下來就聽說是病重了。 就算是快馬加鞭也耽擱了十二天的時間,他深深的知道,老人並不一定等得起。 “不是說阿姐請了大夫看守嗎?” 小四的想法是阿姐讓來的大夫肯定是醫術不凡的。 而且,阿姐知道他們都在奔前程,肯定會儘量讓大夫護著一點,至少要等到他們回來。 是的,阿姐一直都有安排,肯定錯不了。 “放心,我覺得我們還能見著爺爺。” 白德祥看到了鎮上在大地動後新建的小院,門上紅燈籠依然在,心裡的石頭一下就落了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