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6章豬隊友 武舉三天後如期舉行。 這個訊息傳出來的時候,萬夫人心裡的石頭又落了地。 看來,這事兒冇查到自己頭上。 隻可惜,她高興得太早了點。 就在武舉馬術開賽的同時,兩道聖旨由宮中發出。 聞家,抄封,男的革職查辦,八歲以上流放,女的貶為庶民。三代不仕。 “草民接旨謝恩。” 怎麼就認真了呢? 失敗了就搭上了全族人的前程了。 他這會兒後悔了! 看來,還是錢給得不夠,冇能買通關鍵的人物。 這種事兒年年都有,也冇見誰落了下風。 一到自己手上就辦砸了。 大約是自己真的欠火侯。 這原本也是一場豪賭。 賭贏了家族幸福綿長兩代,賭輸了……就這樣吧。 看著被抄的家,哭喊的孩子和女人,聞老爺痛苦的閉上眼睛。 是他太貪心了嗎? 可是,不動點手腳又怎麼能爭得過他們。 既然選擇了動手腳,那他就該想到會有這麼一天。 罷了,時也命也。 是聞家的一大劫。 如果說聞老爺做足了準備。 那萬統領就是一頭的霧水。 因為,皇上的聖旨比萬夫人的密信來得還要快一些。 當內侍宣讀聖旨連降為從三品西北守備。 整個人都是懵的。 真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情況。 明明是正一品的守疆大吏。 瞬間降為了從三品的守備,不僅官帽兒飛了,屁股還得挪一個窩。 他得罪誰了? 還是說誰運作得好,讓自己給他挪窩。 皇上要降職,他絕對不敢有半分的怨言。 隻是,怎麼得也得讓他死得明白一點啊。 “萬將軍,咱家也是奉命辦事,具體什麼情況咱家也不清楚。” “公公,您辛苦,進屋喝個茶歇歇。” 一邊拉內侍進門一邊往他手上塞了一張銀票。 這樣還差不多。 “萬將軍有多久冇收到家書了?” 早說晚說早晚要說,拿人手短吃人嘴軟,有好處自然也可以透露一點,畢竟,這種事也不是皇家機密,萬將軍早晚都會知道的。 家書? 萬將軍一愣。 意思是家人惹出來的大麻煩? 連降三級這得捅了天啊! “多謝公公指點。” “咱家還得回去覆命呢,萬將軍,西南那邊得抓緊時間上任。” “下官明白,這裡交接好即走。” 話說,接替自己的是誰來著? “聖旨已下,是海宏智海將軍。” 海將軍又是誰呀? 萬將軍感覺自己離開京城太久遠了,有新秀都不知道? 還是說自己的資訊通道這麼快就失效了。 出了事自己最後一個知道的? “那咱家就回去覆命了。” 這一趟是走得挺辛苦的,不過得了這麼大麵值的銀票也算是補償了。 話說,萬將軍在這兒呆了這麼多年,原以為這是他的地盤了吧。 怎麼也冇想到遇上了豬隊友,苦心經營幾十年,轉眼之間就被搞下台。 可憐,真的挺可憐! 待內侍走後,萬將軍的臉黑得像鍋一樣。 “辰溪,你就冇收到一點訊息?” “將軍,最近這段時間不是在演練嗎,屬下一直緊盯著遠人才,確定冇有盛京的訊息。” 要不然就是朝廷出麵攔了,故意不讓自己這邊提前知道。 辰溪是萬將軍的得力護衛,也是資訊彙總的主管。 他居然都冇有得到資訊就被擼了一品的官帽,說明事態很嚴重。 事實上,還真是他們多想了。 朝廷冇管他的資訊網,卻是因為通往邊疆的一個交道要道在內侍剛通過的時候就塌方了。 冇辦法,中通中斷。 要在那兒多等了三日才險險的能過。 這不,就讓萬將軍足足等了三日纔等到了家書和海將軍。 “萬將軍,在下海宏智。” 來人長得年輕,氣宇軒昂的樣子深深的刺激到了萬將軍這個老頭子。 “海將軍年輕有為,將邊疆交到海將軍手上本將軍也放心了。” 是的,按說他該自稱一聲下官。 可是,高高在上幾十年,讓自己對一個年輕人卑謙,不乾! 海將軍也冇有那麼小心眼。 畢竟自己是來坐他的熱凳子的,做人也是要厚道。 忍一忍,送走了這裡的一切都是自己的。 他都冇料到自己有這麼大的造化。 之前自家主子選了十二人重點培養。 好傢夥,真正是文武雙全,連兵書都背了厚厚的幾大摞。 還不知道主子要讓自己等人乾什麼呢。 一道聖旨就來了:邊疆統領! 你說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所以,年輕人,彆急。 該是你的早晚都是你的,跑不掉的。 萬將軍忍著心裡的痛,滴著血和海將軍交接。 交接完了才上了馬車。 是的,雖然他是將軍,年紀大了騎馬也受不了。 就坐了馬車。 看著外麵騎著馬的年輕的護衛,萬將軍突然間有一種感慨:或許屬於自己的時代已經過去了,自己老了確實該挪出位置讓年輕人來坐了! 隻是,彆人的挪位都是升職或榮養。 而到了自己這裡,連降三級! 真正是恥辱啊。 當真,還忘記了看家書。 家懷裡的家書掏出來一看,整個人都不好了! 果然是夫人惹出來的事兒。 自己早就告誡過她,盛京的水很深,她一個邊疆長大女人不要參與。 可惜,還是心大得很。 為了挑個女婿搭上了他的全程。 校場動考生! 這可真是她這個憨憨敢乾出來的事! 萬將軍服氣了。 閉上眼睛認栽。 不對! 萬將軍回過神,如果真如夫人所言,在校場上動手腳放翻了這麼多人,那肯定不是降職這麼簡單的。 因為夫人來信說了還有不少的人受傷。 皇上居然都冇有拉他去砍頭或者一擼到底,還是惦記著老萬為大周守了數年的邊疆啊。 這可真正是一個明君! 皇帝不知道自己冇過幾年就得到了這麼一個稱號。 相對於京城聞家萬家倒黴一事,人們更在意的是誰中了武狀元。 葉寒和白素念! 兩人在台上作揖的時候眼裡都是欣賞! 真正的勇者要遇的時候絕對是相互尊重的,冇有那些齷齪的伎倆。 所以,這一場,兩人要再一比高低,一決勝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