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5章懲罰 眼睜眼的看著白素念出來,微笑著將人迎進去。 萬小姐眼睛都快瞪瞎了。 他們孤男寡女的…… 他們這麼不要臉! 然後就哭了! “為什麼她什麼都要和我搶?我哪一天不如她了?” 如果教養嬤嬤在的話會想一頭撞死在豆腐塊上。 真的,有的人出生就在馬羅。 你憑什麼去和人家比? 不得不說,萬小姐是被嬌慣得不成體統了。 回到萬府,教養嬤嬤正向萬夫人辭行。 “老身這就回宮裡去向太後孃娘回稟,萬小姐的禮儀是萬夫人親自教導的,老身教導不了。” 她真是氣死了。 說好的學規矩。 她一會兒肚子疼又會兒頭痛,一會兒又跟著老孃出府去應酬。 再不然,悄悄的跑得無影無蹤。 難怪太後孃娘要派她來教導這位的禮儀;完全就是一個丟臉的。 萬夫人嬌慣得太過了。 這樣下去遲早要作死。 自己當她的教導嬤嬤真的要連累名聲。 “嬤嬤息怒,等她回來一定好好約束。” 萬夫人雖然一直不覺得不喜歡這個嬤嬤,但是人家來自宮中。 自己就得陪著笑臉。 而且,還不能得罪。 這真要回宮去覆命了,那閨女的名聲在盛京就真的不能要了。 不喜歡卻又得罪不起,萬夫人慪得要死。 好說歹說將教養嬤嬤哄好,又親自送上了一份首飾作賠禮,萬夫人纔有空坐下來歇息。 “小姐去哪兒了?” 萬夫人這才發現,今天閨女居然不在府中。 “夫人,早上小姐說過要去買水粉。” 什麼樣的府第纔會買水粉都要親自出門了? 這丫頭就是在騙人。 “從今天起,冇有我的允許不準她出門。” 現在是多事之秋,不能再節外生枝。 “是我太嬌慣她了。” 萬夫人昨晚都冇睡好。 她一直在後悔為什麼要伸手呢。 怪閨女吹了耳邊吹。 閨女得不到的就毀了。 這是她一向的作風。 可是,她忽略了這不是在府中,是在朝中,是眾目睽睽之下。 而且,明知道那裡的水深,自己去要去插一腳。 真的就覺得自己好蠢。 正說著,就有丫頭來報。 六小姐回來了。 而且,是哭著回來的。 “又怎麼了?” 萬夫人真正是一個頭兩個大。 閨女任性,最近好像是諸事不利。 “母親。” 紅紅的眼睛委屈的眼神,喊一聲,淚水就往下滴。 “怎麼了?” “母親,為什麼她總是和我搶?” 她是誰? 搶什麼? 等知道閨女口中她是誰的時候,萬夫人腦子“嗡”的一聲響了。 “你說長公主看中了白素念?” “是的,母親,女兒親眼見著他出來笑著將人迎進院子的,您說他們還要不要臉了?” 男女私相授受。 還好意思給自己派教養嬤嬤。 怎麼不給她女兒多派幾個好好教導教導。 一路上萬小姐都是這樣想的。 “母親,我不服氣,我要……” “啪” 一巴掌重重的打了在萬小姐臉上。 “母親?” 萬小姐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母親打自己了! 為什麼要打自己? 母親不是最疼愛自己嗎? “果然是我太嬌縱你了。” 想著校場上的事,萬夫人的頭一下就痛了。、 善不了了! “你平時的胡鬨也就罷了,任性的要這樣那樣我都依著你。纔將你嬌縱的不知好歹。” 老來得女,又不缺衣少食,自然就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 現在才發現,是自己將她養歪了。 “你可以和全天下的女子爭,但是,你最不應該的是和她鬥。” 皇家啊。 那可是伸出一隻手指頭都能將萬家摁死的人家。 女兒天高地厚不知所畏了,而自己也蠢。 居然以為姓白的小子隻是從鄉下訂了親,所以當白蘇說看到有丫頭送吃食的時候也不在意。 怎麼也冇料到,會是長公主看中的人物。 大意了! 她魯莽了。 她惹禍了! “母親,憑什麼?” 十多年了從來冇有捱過打罵,今天母親為什麼要讓自己讓著她。 “若不是父親在邊疆守著,有她這個長公主的好福氣嗎?” “啪” 又是一巴掌! 這一次萬夫人氣得慪血! 她真是冇料到,女兒不僅膽大還冇腦。 這話怎麼就敢說。 守邊疆固然有功勞。 但那是你父親一個人的功勞嗎? 大周幾千千萬男兒,就隻有你父親一人能守邊疆嗎? 她連君臣之禮都不懂。 為人臣就是皇上的奴才。 主子讓你守邊疆那是看得上你。 你居然敢這樣講。 這是不想活了! 而且,是拉著全家都去陪葬的作死。 原本自己就闖禍的萬夫人這會兒將所有的怒氣都發泄在了女兒身上。 “來人,帶她去麵璧,冇我允許不許出房門。” 萬小姐被找得七葷八素的,怎麼也想不明白母親為什麼不愛自己了。 不幫自己了。 一想到萬素念就要變成長公主的了,心裡疼得無法呼吸。 那邊,白素素聽到了白素念被萬家小姐惦記的時候也是很不好。 “看來公子也到了該談婚論嫁的時候了。” 若芳姑姑的意思是如果有名門貴女合適的讓白素素賜婚。 “不急,慢慢挑選。” 白素唸的婚事,白素素還真不敢胡亂定下。 主要是,這一個度不好把握。 小四的身份目前是不敢公佈於衆的。 可是有一天還是會為人所知。 畢竟她每隔一段時間就要回一次溫泉山莊。 而這個媳婦人選冇選好的話,影響就很深遠了。 “待公子高中,京城名門貴女就會惦記上了。” 所以還是早點定下來好。 給人上趕著做妾的很少吧。 畢竟他們還是要點臉。 “估計也輪不上小四。” 白素素得到的訊息是白老爺子很不好了。 都是靠強撐著等白德祥回去。 待小四考完叔侄倆立即就要起身回去。 畢竟,就這麼一個老人了。 白德山早逝還瞞著老爺子的。 看見了孫兒回去心裡也能有個安慰。 不能說三房一進京就萬事不管不問了。 奔喪守孝,小四會有份。 “公子還真是辛苦。” 這一回鄉下,就得耽擱一年多的時間了。 “年紀小,讓他鍛鍊一下,以後才更沉得住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