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談判重新開啟,北蒙人收斂多了,把占便宜的心思擺正了之後,商談順利了很多。經過三天的細緻商討,最後確定開通兩國臨界的幾個城鎮作為通商地。大楚以茶、鹽、糧、瓷為主要交換物,換得北蒙的牛羊、汗血寶馬和其他一些土特產品。隻要有官府許可的文牒,也允許兩國的商隊相互往來,兩國有義務保證商隊的人身安全。大皇子懸著的心這才放下,儘管失了五千匹汗血寶馬,但終於談成了商貿合作協議,也算不辱使命了。他還厚著臉皮向宣武帝要了一萬擔糧食回去救急。看在五千匹汗血寶馬已經入大楚境內的份上,宣武帝答應了大皇子的請求。正事辦完了,大皇子提出告辭,準備五日後離開大楚回北蒙。宣武帝欣然應允,命戶部著手準備,等大皇子走得時候帶著。並令禮部準備歡送宴,四日後給北蒙人送行。就在大家準備參加歡送宴的時候,蘇慕揚出事了。他是在沐休回家的半路上被劫持了。保護蘇慕揚的暗衛都重傷昏迷不醒,另一個小廝平安雖受傷卻能回來報信,說明下手的人看出他不會武功,故意留了活口,讓他回來報信的。蘇慕卿聽了以後驚得失手摔了茶杯,她馬上意識到,這是衝著她來的。因為慕容夜的暗衛把她圍得滴水不漏,她最近又很少出門,冇有對她下手的機會,這才轉移了目標,想拿弟弟逼她就範。她絕不能讓弟弟因為她而有所損傷,否則她對不起原主,更對不起對她信任有佳的弟弟啊!蘇慕卿在屋內轉了兩圈之後逼迫自己冷靜下來,她覺得歹徒劫持人並冇有殺了,就說明後續會找上她提出條件的,她現在做好準備才行。她叫來了錦書,馬上回睿王府報信速去救治傷者,並請慕容夜過府一敘。慕容夜並不在府裡,他去檢視了一下修路的情況,同時掌握了一下兵器的進展情況。經過蘇慕卿給出的調整比例建議,鐵礦石和石灰石的比例已經調整好了,孟起、祁老三他們也已經掌握了鍛打的最佳度,所以,兵器可以批量鍛造了。鐵礦和石灰石礦已經被炸開了原始的部分,按照老方法在沈星和呂博天的帶領下繼續挖礦。隻有最先有突破的霹靂彈遲遲冇有進展,到了艱難的瓶頸期。慕容夜正計劃著怎麼把打鐵的經驗傳授給其他鐵匠的時候,無形來了,他馬上意識到,出事了。無影是始終在他身邊的,無形則在王府守著家門,除非特殊情況,否則他不會出來的。“主子,蘇家二公子被劫持了,蘇小姐請您過去一趟。”慕容夜眸子忽地睜大了,二話不說,起身往回趕,無影無形緊隨其後,一陣風過後,三人消失在石屋內。現在是晚飯時分,慕容夜將輕功用到了極致,快得像一縷煙一樣飄進了尚書府後院。無影隱在暗處和錦衣錦書他們接了頭,慕容夜則直接進了正屋。伴冬伴夏見到慕容夜依舊禮數齊備,但神色有些擔憂和緊張,端茶倒水之餘給小姐守著門。蘇慕卿見慕容夜不顧天色未黑就趕過來,還是有些感動,畢竟慕容夜的身份在那裡擺著,而且她也知道他做的事情不止排兵佈陣那麼簡單。蘇慕卿忽然想到了一句話,“想您所想、急你所急的人纔是對你好的人”,看來她的這個盟友對她真不錯。蘇慕卿倒了一杯茶端給慕容夜,誠心致謝:“又要麻煩王爺了,可要用些晚飯?”慕容夜不以為意地回道:“不必了,還要回府佈置一下。”蘇慕卿點了點頭,冇有糾結於此事:“王爺我猜是暗夜盟的出手了,目的是逼迫我交出玉牌。”慕容夜看了蘇慕卿一眼,說道:“嗯,那兩個暗衛已經被百裡擎救醒了,說是暗夜盟之外,還有一股勢力,他們不是一起出現的,但目標一致。”蘇慕卿略有沉思:“難道和上次的進府襲擊是一個套路?那時候好像是三夥人馬呢!”“嗯,既是掠走,就暫無生命危險,等著他們提要求就是了。此事,你們尚書府怎麼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