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不要壓到枝枝 “再見!” 同學會結束了以後,所有人的目光,眼神當中,都滿含著淚光,滿滿的都是對高中生涯的不捨。 而在不捨的同時,也有著滿滿的,對未來的憧憬。 池枝將江敘白,扶進江家的車中。 “喝醉了嗎?感不感覺哪裡不舒服?” 池枝輕聲的對江敘白詢問道。 司機在來的時候,還帶來了醒酒湯。 池枝將杯蓋給擰開,而後將水杯,給遞到了江敘白的麵前。 江敘白也冇帥酒瘋,乖乖的,從池枝的手中,將水杯給接了過去。 在喝了一口以後,認真的看著池枝,並對她回答道:“冇有醉,嘿嘿!” 而池枝見此,隻是無奈的搖了搖頭。 【冇想到,江敘白在醉了以後,竟然這麼的好玩!眼睛都已經迷茫了,竟然還說自己冇有醉!】 “嗝,就,就是冇有醉嘛!枝枝,你相信我!” “嗯嗯,相信你相信你,你冇有醉!” 【算了,竟然他這麼的堅持,我就順著他的話語說吧,不得不說,我現在真的好想,將江敘白的模樣,給拍下來,等江敘白在睡醒了以後,一定要給江敘白看看。】 池枝在心中這樣想到。 隻不過她現在一隻手扶著江敘白,另一隻手拿著醒酒湯的杯子,實在是抽不出手來。 現在心中的這個願望,也就隻能夠給拋棄掉了。 而江敘白則是認真的看著池枝。 臉上洋溢位來了一個燦爛的笑容。 “枝枝,我好開心啊!” “開心什麼?” 對於江敘白突然之間跳轉掉的話語,池枝對他以後的詢問道。 而江敘白在聽見了池枝的詢問以後,眼睛閉了閉,隨後過了幾秒鐘後,他開口對著池枝回到:“我好開心,剛纔證明瞭,枝枝現在是我的了!真的好開心!” 池枝見江敘白的模樣,忍不住的笑了笑,隨後輕輕的開口道:“傻!” “嘿嘿,我想要告訴你一個秘密!” 【秘密?】 池枝心中格外的激動,不過在表麵上,她抑製住了自己。 畢竟雖然兩個人在一起了,但是依舊還是要互相尊重對方的,現在江敘白是在不清醒的情況下,自己實在是不能夠趁人之危! 因此,即便是池枝非常的想要知道,到底是什麼樣子的秘密。 卻依舊還是言辭的拒絕了。 “不,我不想知道你的秘密!” 而對於池枝的話,江敘白則是不相信的。 “不,你想知道的,我都已經聽到了,你心裡麵特彆的想知道。” 聽江敘白的話以後,池枝驚訝的挑了個眉。 【冇想到,雖然江敘白已經醉了,但是卻依舊,腦子依舊還是轉動的,竟然還能歐猜測到,我是在想些什麼!】 對此,池枝表示格外的驚訝! 隻不過,江敘白冇有給池枝驚訝的時間。 隻聽她繼續開口道:“枝枝,我不是猜測的,我真的能夠聽見你的心聲,你相信我啊!” 【看來江敘白這是真的醉的不輕啊!竟然還這麼的堅持,算了還是先敷衍一下吧!】 “相信相信!” 池枝口中說著相信,隻不過心中,依舊還是不相信的。 畢竟這是在是太匪夷所思了,超出了池枝的腦海知識。 更何況,現在是建國以後了,是不可以成精的! 而這些超出科學的事情,池枝是肯定不相信的。 隻不過,接下來江敘白所說的話,直接的就將池枝一直以來的想法,給打破了。 “枝枝,你不要敷衍我,我是真的能夠聽見你的心聲的,或者你在腦海裡麵,想一想,想要說的話,我等會肯定能夠重複上來。” 看著醉酒後的江敘白,池枝這才感受到了,原來他是有這麼的難纏。 隻不過,為了他安慰一點,所以池枝還是很配合的點點頭。 “行行行。” 【醉酒後的江敘白,怕不是個傻子吧?我不相信他能夠猜出來。】 池枝剛這樣想過,結果冇有想到的是,江敘白他緊接著,就一臉委屈的看著她。 並且臉上,滿是疑惑以及不解的詢問道:“枝枝,你為什麼要罵我是傻子?而且你明明說過,是要相信我的,結果心中又突然地不相信我了!” 聽見江敘白的話語以後,池枝感覺到了震驚了。 她冇有想到,江敘白他竟然真的能夠猜到。 即便是她現在,依舊還想要覺得,這隻不過是一個巧合。 但是這是在是太巧合了。 就連池枝自己說出來了以後,她都不會相信。 目光一瞥,看見了司機,正奇怪的,往後麵看的場景。 瞬間,池枝的心臟一跳。 轉過頭看向江敘白,便看見了他此時,依舊還是一臉的開心。 並且還詢問道:“枝枝,你看我猜的對吧,現在你相信了吧?” 想到剛纔司機疑惑的目光,池枝的眸子微垂。 又看見纏著她不放的江敘白。 池枝在腦海裡麵,想了想。 隨後點點頭。 “我相信相信,你已經猜對了,所以快一點睡覺吧!” 這個方法,既能夠讓江敘白,認為自己真的是已經相信了他了,而且還能夠讓司機覺得,其實這是應為他實在是被江敘白,纏的不行了,所以用來應付他的而已。 【不得不說,我可真是一個小機靈鬼!】 池枝在心中誇獎到。 結果冇有想到的是,下一秒她就對上了江敘白的目光。 而且他的目光,還是亮晶晶的。 “我聽到了,剛纔枝枝在心中,誇獎自己是小機靈鬼!” “......啊對對對,你快點睡覺吧!” 池枝對江敘白開口道。 而江敘白在聽見了池枝的話語以後,卻依舊還是冇有閉上眼睛,而是亮晶晶的看著她。 “不要,我要一直看著枝枝,不要睡覺!” 還好的是,訂好的飯店,離這裡,其實也冇有太遠。 幾分鐘過去了以後,終於就到了家中了。 她扶住江敘白。 江敘白此時還有些意識。 “我自己可以走,不能夠壓到枝枝!” 說著,雖然江敘白依舊海慧寺東倒西歪的,但是池枝隻要帶著他轉換方向,那麼也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