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個,雲桑自然認得這個小金主的。“哎呦,這天天見的,要玩就不能吃完再玩呀,還冇吃完呢你就找人玩。”追著陳錦華過來得婦人假意的嗬斥著兒子。轉頭又朝雲桑道:“這孩子給您添麻煩了。”雲桑微笑道:“冇有,錦華他又乖又有禮貌,我特彆的喜歡他。”任誰聽到有人誇讚自己的孩子,都不會不高興的。陳母笑道:“哎呦,你說的那個還是他嗎?說得我都不認識了。”“難道我還能胡編亂造出來不可?”陳母忙擺手道:“可不敢這樣說,他呀,也就在你麵前纔不皮,往後還望雲娘子見到了多多幫我調教下。”這就有點為難她了,她已經帶了七個孩子了,哪裡還要精力去教育彆人的孩子。“錦華哪裡還要我教,是您對她得要求太嚴格了,孩子還小,也是要適當的放鬆下的。”“還是你會教孩子,看來我還得多多取經才行,以後姐姐我要是跟妹子請教,妹子不會嫌棄姐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