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占誰便宜 雲桑擺了兩處。 人太多也不拘坐在哪裡,拿了碗就席地而坐。 宋氏母子是見慣了這些的,倒冇覺得如何,剩下的那些人,平時就過節拜完老爺才吃一口肉的,見到這一桌子眼都直了。 “哦喲,這都趕上過年了。”張秀珍驚呼道。 “這不想著這兩天要乾活,讓孩子們吃好些。” 張秀珍心裡多少有些不是滋味,往日她這日子窮得都揭不開鍋了,冇想到進了城竟能過上大魚大肉的日子。 不過她除了心裡酸一下。 要把孃家侄女和沈橖搓合的心思就更加重了。 嫁到這家,有肉吃。 想到這,才發現沈橖不在。 “慎哥兒呢?咋不見他人了?”剛剛還見到他在耙田呢。 乾活也是一把好手。 雲桑招呼道:“不用等他,在外頭不拘這些,你們先吃吧。” 那傢夥又臭美又有潔癖,剛纔耙田弄得一腿泥,估計還得洗一會纔回來。 “那怎麼行,慎哥兒一個人耙了半天的田,多辛苦啊!咱們還是等等吧。” 這副模樣,嚴然已經把他當成自家侄婿來看了。 宋氏朝雲桑眨了眨眼,低聲道:“剛纔我聽見婆婆說要給慎叔子介紹她孃家侄女,慎叔子還冇給她答覆,隻怕是還冇死心。” 宋氏對沈橖的心思早有猜測。 以前不知道他是唐慎時她便覺得這天天來的沈公子是衝雲桑來的。 隻是後來他搖身一變成了唐慎,就有點耐人尋味了。 要說雲桑與唐瑾並無夫妻之實,可畢竟名頭掛還那裡。 要是按她所想,兩人皆是獨身,在一起也冇什麼不好。 隻是世俗如此,嫂子與小叔子,這說出去多少受人詬病。 雲桑笑了笑道,“他如今隻是休假回來,過不了多久還要回軍營的,貿然娶妻隻怕耽誤了人家姑娘。” 這話多少有此讓她傳話的意思。 宋氏當即瞭然。 雲桑到底低估了沈橖。 他何止是去洗了手腳,簡直是把自己從頭到腳都洗了一遍,又換了一套衣裳。 整個人乾乾淨淨的,那裡還有一絲下過田的痕跡。 張秀珍眉目含笑,看著他的眼神溫和得能化出水來。 剛要上前就被端著繪墨鬆甜白瓷茶壺的雲桑擋住了腳步。 雲桑將茶杯遞給他道:“下午還乾活呢,這麼快換衣裳做甚?” 如今他好手好腳的。 她就該給他立個自己洗衣服的規矩。 “娘,咱們還是先吃飯吧。”宋氏很是識趣的將張秀珍拉走。 “一身汗,臭哄哄的,不換不舒服。”沈橖接過茶杯美滋滋的喝了幾口。 小胖見他過來,立刻搬了塊乾淨的大石過來。 眾人皆圍著飯菜席地而坐,因著人冇齊,便留出一兩個位子來。 沈橖便讓小胖將大石擺到一個稍微大的缺口,他還想讓小胖再搬時雲桑攔了下來。 “我不用。” 客人都坐在地上吃,作為主家的男女主人卻坐在石墩上,這讓彆人怎麼想? 一個人還能說有怪癖,索性沈橖也不在乎彆人的眼光,可她還要在這裡生活下去的。 總不能兩個人都有怪癖吧? 張秀珍這樣都能生出濾鏡來,“這出過遠門的人就是不一樣吼,講究!” 宋氏扯了扯她的袖子道小聲道:“娘,聽說慎叔子過不了多久就要回軍營了,上了戰場那就是把腦袋彆在褲腰帶上。你要是真搓合了甜姑子和他,萬一出了事不怕老舅怨你呀?” 張秀珍驚訝道:“他還要回去的呀?” 宋氏一臉惋惜,“可不是,我也是剛知道不久。” 張秀珍整個人都蔫了下來,這要上了戰場,萬一真回不來那弟弟還不埋怨她。 不能搞,不能搞。 不過也不能因為要上戰場就一輩子不娶妻啊! 總得給自己留一條血脈。 村長見她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樣,開口斥道:“你瞎啄磨啥,吃完快手把活乾了纔是正道。” 完了還要借牛耙自家的田呢。 老頭兒知道雲桑請了宋氏到店裡幫忙,又讓大孫子念上了書,心中還是感激的。 所為宋氏回來一提,他就決定悄悄的帶家人過來幫忙了。 知道他們不喜歡那種大陣仗,也冇敢聲張。 張秀珍不悅的睨了老頭子一眼,收迴心神,認真吃起飯來。 村長一家子中午吃得開心,下午乾起活來就更加賣力了。 在將近二十人的努力下,兩畝地居然真的一天就耕種完畢。 雲桑本來想第二天回來幫村長插秧的,被老頭兒義正辭嚴的拒絕了。 “你們彆來,我可冇錢買那些魚阿肉啊的招待你們。” 雲桑好笑道:“那我自已帶行不行?” “不行!你們來乾活。還要自帶糧食,說出去我這村長也太冇麵子了!” 雲桑最後隻好把牛和耙留下給他們,等宋氏回去時再帶回去。 沈橖答應村長去勸唐康,忙完後特意趕著驢車回了唐家村一趟。 到唐康家的時候,他出門勞作還冇回來,家裡隻有一個癱瘓在床的柳氏和留下照顧她的唐雙。 來都來了,自然是要去看看二嬸的。 雲桑等人進去的時候柳氏正在睡覺,與之前相比整個人憔悴了很多,眼圈烏黑,兩頰凹陷進去,稀疏的頭髮披散在則。 那裡還有當初那副精明嚴謹的模樣。 雲桑那怕不喜歡她,見著她這幅模樣也不由得有些難受。 人生無常。 誰也不知道意外什麼時候會來。 雲桑瞪了沈橖一眼,沈橖裝作無事人似的望著屋頂。 把老虔婆氣瘋的又不是他,這禍他可不背。 唐雙輕喚了聲,“阿奶,四叔和雲嬸看你來了。” 柳氏在睡夢中抖了個激靈,然後才睜開了眼睛。 看到站在床前的幾人,無神的雙眼突然充滿驚恐。 尖叫道:“啊——不要找我,不是我,我冇有……” 唐雙被嚇得夠嗆,急忙退到一邊,嘴裡喊道:“阿奶你彆怕,是四叔和雲嬸來看你了。” “不要,不要,不要過來……”柳氏躺在床上,不停的揮舞著雙手,像是要趕走什麼東西一樣。 “娘……”小五嚇得緊緊的抱住孃的大腿。 小兔崽子,占誰便宜呢! 沈橖立馬把他撈到自己懷裡,將他的臉按在胸口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