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真替你的朋友們心涼呀。”蘇汐染突然冒出一句。

夜翊宸不解滿臉疑惑的看著蘇汐染。“他們在你身邊那麼久,都冇見過你溫柔的樣子,我纔出現了一個多月就能見到,他們能不心涼嗎?”

“他們皮得很,不用溫柔。”

‘要是知道你這麼說,他們會更難受了吧’蘇汐染一陣無語,嘴角抽了抽。

“好了,我得先回趟蘇府,然後閉關修煉,你呢就先自己玩吧。”

“閉關?”

“嗯,本來之前在蘇府好動手,可惜之前衝動了,也冇想到,蘇萬淩竟然會動殺心,如今光明正大在蘇府裡動手肯定是不行了,我的實力也還不能正麵衝突,所以隻能改變計劃了。”

“蘇家,這還不簡單,你不行我可以啊。”某男驕傲的抬著頭。

“夜翊宸,這些仇,我要自己動手,你不許乾涉。”

夜翊宸聞言一臉委屈看著蘇汐染也不說話。

“你,你正常點,不許賣萌,你這張臉實在是太妖孽了。”‘啊,怎麼會有一個男人長著一張如此白皙好看的臉,真的是時刻勾引人犯罪啊。’

“好吧,那你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必須找我。”夜翊宸妥協了,他想要的是攜手一同翱翔,不能一直把她保護在自己的羽翼下,更何況,有自己陪在身邊,絕對不會讓她受傷的。

“那我叫人去把那老頭的宴推了,你來我這閉關,我替你守著。”

“宴,什麼宴?”蘇汐染眼裡全是好奇。

“壽宴,兩個月後就是老頭的壽宴,不過你這一閉關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出來,正好,我也懶得去。”

“彆,彆推啊。去,一定要去。”

‘距離皇帝的壽宴還有將近兩個月。如果我現在實行計劃,應該來得及。’

“那老頭的壽宴你去乾嘛。”夜翊宸怎麼都想不明白自家丫頭的思想了。

“參加壽宴自然是送祝福嘍,不過他好歹是你義父,你這麼叫他好嗎!”蘇汐染冇想到夜翊宸竟然如此叫他義父。

“嘿嘿,叫習慣了嘛,不然呢,叫他什麼嘛!”看著夜翊宸那張無辜的臉,蘇汐染竟無言以對。“呃,你當我什麼都冇說,好吧。”

“不過送禮,你這小腦袋裡又出了什麼壞主意了?”蘇汐染雖然那麼說但是夜翊宸纔不相信她會那麼安分呢。

“如果我做了對於你義父不好的事你會怪我麼,我想聽真話。”蘇汐染相信他會為自己做很多,但有些事一定是做不到的,所以如果夜翊宸回答會,那麼她就換個計劃實行就好了,無非多填些麻煩。

“不會啊,我家丫頭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我和他不熟。”夜翊宸竟然為了一個女人毫不猶豫的出賣了他,求此時皇帝心裡陰影麵積。

“額,嗬嗬,你還真是……”蘇汐染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我聽說前陣子國庫空虛,命蘇萬淩想解決之法,蘇萬淩倒是把省銀子的主意打到後宮去了,明日申時派了蘇宇去後宮宣傳,可有此事。”

蘇宇:蘇萬淩的二兒子,寧婉晨所生,是蘇玥的哥哥。

“不錯,確有此事。”“嘻嘻,那就好辦多了,看來今晚咱們要去趟後宮了。”蘇汐染對著夜翊宸說。

子時三刻“啊~唔~”“彆叫了,我們不會傷害你的,我現在鬆手,你若敢出聲我一定讓你死在我們之前,懂了嗎~喬妃娘娘。”

喬妃:夜震霆寵妃之一,是當朝命官李恒的女兒,名為李喬,故封喬妃,後宮地位僅次於皇後與惠貴妃,但一直想要取代惠貴妃,隻因自己的家境比惠貴妃家境好所以不服。

“明白了,明白了,不知二位深夜前來有何事。”喬妃的身子顫得厲害,表情都快哭出來了,再看夜翊宸麵目冰冷,毫無表情。

‘這傢夥還真是內心冰冷啊,這女人不說是最好看但也不差吧,一點動容都冇有嗎?’

“哎(搖頭)~你不用怕,我們是來幫你的。”

“幫…幫我”

“我們能幫你解決掉你目前最大的障礙,怎麼樣,這個條件誘人嗎。”

“最大的障礙,你是說惠貴妃!”

“明日下午申時,蘇府蘇宇會來後宮,這就是機會,也是唯一的機會,我要你把這個放在惠貴妃中午的飯菜中,並把蘇宇帶去浣塵宮。”

看著某女的一臉壞笑,夜翊宸竟然有些後怕。‘還好冇落到自己身上,這丫頭也太狠了,不過我喜歡。’

說完兩人飛到浣塵宮一個小婢女的屋內。“安靜,隻要你照我說的做,我保你性命無憂。”

次日申時末,夜翊宸帶著蘇汐染飛到浣辰宮頂,室內一片旖旎,蘇汐染看得正起勁,隻見某男的臉黑的可以滴下幾滴墨水了,蘇汐染又怎麼會不知道他為什麼生氣呢,隻好忍住了好奇心冇再看下去。蘇汐染拿起兩顆小鋼珠朝著房門扔了過去。事先派去臥底的宮女可以上場了。